關於部落格
天地與我並生,萬物與我為一。鍾愛道家,崇尚自然。
  • 156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【不二周助08生日文】Peaceful Time

 
午時淡弱的微光映照進三年六組的課室,新裝上的掛簾,隨著微風的吹動,吹得飄浮在半空。
 
在最後的一個窗戶,掛簾吹起得更高:一陣一陣的吹起,一回一回的落下。
 
你堅挺的背影,依舊靠坐在窗台上,等待時間的流逝。
 
你及肩的棕髮,長度與十五歲的你沒太多大差別;稍載憂傷的臉孔,掛上與當年無異的微笑;略為不同的,就莫過於你長高了的個子和……已改變的思潮。
 
   雖微風不是烈風,但由於時間過久的原因,你終於在曾是你的桌子上,撿起你的外套,披在肩膀上。
 
  手指貼近木製的桌子,靠著光滑的表面搜尋著衣物,可是,抓空了,你只能繼續貼著平面摸索外套的位置。這是對你而言,多麼平淡的動作,但你又是否得知,如此一般的動作,卻蘊含著淡淡的哀痛?
 
  手錶上發出的回響,告訴你時間已到,要回去了。你於窗台上走下來,撿起照相機,將它放進袋子裡,靜悄悄地離開課室,那充滿歲月回憶的課室。
 
 現在,你想要到的地方,是跟他們約定的地方吧?
 
   街道上吵雜的聲音,是你最會聆聽的:他們的一言一語,一笑一談,你都知曉。
 
  此時的你,止住步伐。抬頭,眼睛視線凝望的燈箱,就上一次張貼著的宣傳海報,沒忘記是「夢想」吧?當時你的想法,應跟現在的不一樣吧。
 
是吧?
 
  面前的一間店舖,是你多年前常到的地方,應該是至十二多歲開始。
 
  店舖內滿是人聲,想必在裡頭的是他們。
 
你帶有弧形的眼睛,告訴別人你開心的心情。  
 
此時,你推開店舖的門子,裡面的話聲帶有點兒下降,雀躍的聲音在喚起你:「不二學長!」
 
你笑得更燦爛,柔和的聲線隨即響起:「唷,早安。」
 
笑聲更見顯著,吱吱喳喳的聲音再次互相交織,一個一個的問候你。這些溫暖的關心,你露出了溫柔的笑顏。
 
這時,他們都屈膝圍著桌子坐下來,邀請你一起坐下聊天。
 
你淡淡地微笑,一步一步輕輕地、慢慢地走向前。走了幾步,停下來,彎腰脫下鞋子,本以為你會再踏上一步跟大家會合,但你依然在木級前停下不動,一直站著。
 
不知道你是害怕上不到階級,還是感覺到他們的不安、擔憂,你停下了許久。
一陣雖輕聲、但又匆忙的步伐向你走去,向你伸出雙手,想要幫助你。
 
就在此時,你的臉上很快閃過一個略帶悲哀的表情,別人看不見,也感覺不到。
 
你清楚她和他們的不忍、痛心,正因為他們是你重要的朋友,你並不希望他們感覺痛苦。
 
她伸手用力協助你上木階級,不到一會,你就上去了。
 
你微微張開眼睛,雖然是悲傷的,但你卻用令人安心的聲線輕輕說:「謝謝妳,龍崎學妹,別為我而不開心喔。」
 
「不二學長……」她的聲音明顯聽出她在發抖,你應該感覺到吧?
 
你步伐緩慢地走到桌前跪下,你不說一言,他們也同樣的安靜。
 
「呃……」良久,忍受不到這沈重的英二輕輕地哼出了一字,他露出緊張的樣子,一臉不知所措。
 
「呵呵。」你的幾下笑聲,令他們露出呆呆的樣子,桃城更出聲問道:「嗯……不二學長,你在笑什麼?」
 
你兩手的手肘輕輕地放上桌子,單手挺著下巴,有趣地微笑著,回答:「沒有,只是覺得某人約我跟大家見面,但最後你們又如此安靜……這樣有點有趣而已。」
 
對於大家都別過頭看著當事人,你不禁笑得更燦爛,這是你一貫的做事作風。
 
手塚無言以對,只用沉默去回答大家的視線。
 
「唔……對了不二,你剛才是否回去青學啦?你在那裡做了什麼事?」大石用問題打破了氣氛的凝重,和轉移了大家的視線。
 
「嗯,今天我是回青學了,因為我想去青學拍照。呵呵,我都忘記要把照片給大家看了。」你用手伸進自己的袋子裡,抽出入著照相機的包夾,打開拉鏈,再把照相機從內拿出,說:「你們看看這些照片是否拍得可以。」
 
感到很有趣吧?他們都在為你說拍照一事而呆滯了,就是不得不佩服你一樣。
 
  大石接過你的照相機,大家都因好奇而圍住他,想要看一看你的作品。此時此刻的你,露出了快樂的微笑,已忘掉了多久你沒有露出如此一般的笑容。

  「不二學長,這都是你拍的……」這句疑似陳述句的疑問句,龍馬的臉色呆滯了,由此看來他是多麼佩服你所拍的作品。
 
  你微微一笑,作出回應:「嗯,都是我拍的。應該還好吧,至少不會拍得太差。」
  「……」他們都鴉雀無聲,看來……打擊真的很大。

  肅清的環境持續了一會,你露出了一個可愛的模樣:你微微地皺一皺眉頭,苦笑地問:「你們都怎麼了?……不會──都被我的所作所謂弄至驚訝吧?」最後的一句,你帶著明顯的玩弄語氣。
  依舊不變的肅靜,你不禁因此感到有趣:「其實都不必太吃驚吧?我一直以來,都很喜歡攝影,所以多少都懂一些專業的技術。」

  「不,這跟『一直以來』是不一樣的……」乾開口說的話語,引起了大家的關注,你也不例外,「現在的不二,狀態是不一樣……」
 
  「乾。」手塚清脆的聲音響起,傳進每人的心。

  那應該是很刺心的一句話吧?不只他人,就連你聽到,也跟露出了跟剛才有點不同的表情。你並不知道,但你的表情,明顯地比剛才多了一分憂愁,這是你的傷,是你的致命傷吧?

  面對著你自己的問題,你總是很快地恢復過來,很多時都不會沈默太多,相反希望盡快解決。

  你希望盡快的恢復過來。
 
  你曾說過,你希望看見別人受苦的樣子,但到必要的時候,當別人受傷,你永遠會第一時間走去他面前,找出能夠幫助他的方法。
 
  你不介意千方百計地找到幫助他的方法,甚至有時傷害自己也在所不惜。

  你是腹黑,但你很善良,同樣地,你也因此較任何人都要溫柔。

  你露出一貫的微笑,但你又曾知道,你的微笑看上去是異常的假,現在面具下的容貌,是多叫人心痛的哀傷。
  「對了,你們知道現在青學每一間課室的窗戶,都掛上了紗簾嗎?」

  此刻,大家都回過神來,對你的話語感到興趣。

  「咦?都換上了紗簾嗎?」河川好奇地確認,可能是他並不相信吧。

只見你微笑地點一點頭,大家一副對此感到怪異的樣子,大石更緊接著問:「都換上紗簾……怎麼這樣的?校工不就更辛苦嗎?是因為什麼原因啦?」

  「呵呵,不清楚哩──可能是現任校工的喜好吧,不過都滿奇怪的喜好。」都因你的一句話,店舖內又再次響滿笑聲,很快樂的。

  你淡淡地嘆氣,露出一張少有的稚臉,輕聲地說:「雖然有趣,可是我並不知道紗簾的顏色,我只能靠觸摸得知紗簾的圖案。你們可以告訴我嗎?」

  看見你那裝扮著的笑容,真令人想要掉下眼淚。

  「是米白色的……不二學長……」櫻乃回答道,眼角的淚光隨即可見,她的聲音於你的名字上變得淡弱。

  「喔,原來是米白色啊?那一定很好看,米白色。就說哩,看不見是多不方便,就算是最喜歡的顏色也看不見。」你的一笑,令這眼前的少女更見悲傷。

  這時,良久不發言的手塚,終於問上了今天最為重要的事:「不二,你在電話說有話要對我們說,究竟是什麼事?」

  他們全都將其視線轉移到你身上,你張開那雙彷如藍寶石般的眸子,卻悲劇似的空洞,透不出一絲的明光,你說:「我已經想過了,我想做自己喜歡的事,我喜歡攝影,我想一個人到其他地方,那些沒到過的地方,拍攝大自然的天空、美景,完成我一直以來的夢想。」

  瞬間,他們的臉色都變得青,眼睛更瞪大,只因為你的一個決定。
 
  「不二學長!」你閉起眼睛,猶如泉水柔美的臉孔異常地面無表情,平靜地將一切聽入耳中:「你要知道這並不是玩耍!現在的你已經失明了,是十分需要別人照顧的時候,你竟然要獨自上路!還有,以你眼睛看不見的狀況,根本沒可能拍攝的。你……一定要三思!」

  「說完了嗎?」你的一言,令氣氛更為凝重,今次的你,異常固執,「今次,我不是玩耍般簡單,我是認真的。」

  他們,頓時語塞。已無話可說了……


  夕陽靠近山坡,相信不久之後,光明會離開這地,迎來黑暗的來臨。對大地之物而言,所迎來的,是比什麼都要漫長和痛苦的一夜。

  你坐在山腰的欄杆上,想要迎接這時刻。許多不同的思索正在你的腦海中浮現。
 
你要知道這並不是玩耍!現在的你是失明了,是十分需要別人的照顧,你竟然要獨自上路!還有,以你眼睛看不見的狀況,根本沒可能拍攝的。你……一定要三思!
 
  你低頭,想起一句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的話,少見的哀愁呈現在你的臉上,嘴巴緩緩地張開:「桃城,你認為我沒有想過嗎?我明白攝影對於現在的我,是一個多困難才能實行的願望。」

  「不過……」你輕輕的語音,隨著掠過你髮絲的微風而去,微風過後你的一言,卻比什麼都堅定:「……還未發生的事情,是不能夠妄下判斷。若什麼努力也不付出的話,事情當然未成;但我堅信,我一定能夠做到。因為我有一個必需做到的誠諾,所以我絕對不能在此退卻。」

  你在此明白到,你要踏上跟別人不同的路,而路程是多麼的遙遠,滿途荊棘;但相反,你的夢想,你的意念,你的決心,並非屬於別人,而是屬於你自己所有,他們是不能夠干預和否認。

  你要為完成夢想而飛奔,你要為達到承諾而努力。終有一日,將會喚醒他們的支持。在下一站,陽光會降臨大地,那時,你的夢想就能實現。


  你的離去雖叫人依依不捨,但卻要人無比的支持著你。

  「周助……」你回頭聽著那位相處多年的姊姊,她的聲音柔弱,你是她愛護的弟弟,她心中的痛,定是你能明白的。
  你微微的苦笑,走向她的身前,把手放在她握住行李箱的手上,她眼眶裡淡淡的光芒,你都感覺到。
  你的眸子裡照不到誰的樣貌,但你仍然伸手拭去姊姊臉上的淚珠,溫柔地說:「由美子姊姊,我都沒曾見過你哭,我不希望妳因我而流淚。我會回家的,我一定會回來,因為我對這裡有太多感情,所以不會一去不返。」

  「抱歉,周助。我想我止不住眼淚……」她抖震的聲音,訴出她的不甘,「你一向都說我是能幹和成熟,但對於你眼睛看不見的事,我就不能夠成熟。本應……看不見的人,並不該是你……」
  現在的你,笑得很苦澀……你明白姊姊的意思,但你仍然不曾後悔,反而安慰她說:「不……那都是我自願的,怪不得誰,我也不希望責怪誰。因此,請姊姊不要再難過。」

  你的一言一語,一舉一動,都令姊姊哭得更傷。
 
  她走出門口,跑去準備開車。

  你轉身走到他的面前,就像託付重任的說:「裕太,哥哥現在要走,由美子姊姊就交給你照顧了。」

  他皺一皺眉,嚴肅地語道:「嗯,我會的,哥哥。我也會盡我所能,照顧爸媽,因此請你放心。相信我。」

  你微笑,伸手搞亂弟弟的頭髮,他稍微反抗,你便露出有趣的神色,說:「嗯,我相信你。你也要照顧自己,我不在的時候,請不要被人欺負喔。」

  「我,我不是小孩。」他小孩般的語氣,令你笑出聲了。

  你拉著行李,打開門子,眸子回頭反映著弟弟和你的家,淡淡地說:「再見。」

  劃過天際的那聲音,永遠都屬分離、痛苦的象徵……

  室外的機械嘈雜聲,剛巧與室內的喧鬧成正比例:機場裡,人如潮湧,水洩不通,或許,今天都是大家忙著各奔他方的日子吧。

  他們都緊張得異常的安靜,也許是因為不安、焦慮和擔憂所種下的禍,而他們等待著的人正遲遲沒有出現。

  英二嘟起嘴巴,皺皺眉頭,一張小孩氣的臉,道:「吶……幹什麼不二一定要離開我們呢?跟大家一起生活不是很好的嗎,是不是?」
 
  他們都不對英二這個問題而感到驚訝,可能他們不希望你的離去,擔心你要怎樣生活。

  人必需追求自己的夢想,這一直都是人類生存的動力。
 
  可是,隨著人類的進步,社會的變遷,人可以追求自己夢想的機會就越少。正因為人需要承擔自己的責任,憂顧自己的生活,他們都不得已要捨棄自己的夢想,這則為生存的悲嘆。

  要追求自己的夢想並不容易,不是所有人都願意付出相對的代價。因此,能夠達成夢想的人,都是幸福的。

  大石嘆了口氣,皺起眉頭,說:「英二,我們非常希望不二能夠留下來,這是大家的期待。不過,難道連不二找到自己真正的夢想,我們也要阻止他去嗎?」

  「但是……不二不是咱們重要的伙伴嗎……」英二皺著眉,凝望大家,頓時的醒悟令他安靜下來,不甘的心情都為你而呈現於臉上。

  「菊丸,你應該明白不二的固執是誰都無法阻止。也正因為我們是他重要的朋友,所以就必定要支持他,為他打氣,為他祈禱。」河川捨不得地說著,不竟他最要好的朋友,正是你。

  他們都沈默不言,看來大家都認同河川的想法。

  就在他們都反映出煩憂的臉色時,海堂往前看,看見了你的身影。

  「不二學長。」他用已成習慣的稱呼,喚起你的注意及對大家的提醒。

  你臉顏上勾出了微笑,彷彿你的內心就如陽光般明朗,已抹去一切的悲傷與不捨,那多麼令人安心的微笑……


  他們都沈默寡言,因為心裡的悲傷怎樣也揮之不去;不希望你去,卻又希望你能夠努力地為夢想而奮鬥。

  你含笑的嘆息,以笑臉迎人,語道:「大家都怎麼了?都開心點吧。做人要有目標才能活得精彩,而我終於找到自己的目標,我希望你們能為我的決定而感到開心。因為……」
 
──你們一直都是我的原動力。
  
  「不二,一定要達成自己的夢想才可以回來。」他的話語,一向都是牽動各人內心的支柱。

  忽然說出的一句,使你頓時錯愕,其後溫和的微笑便掛在你的臉上:「謝謝,手塚。」

  「嗯!不二學長,努力去幹吧!把拍攝獎、攝影獎什麼樣的獎項都帶回來!」
  「哼,笨蛋,連拍攝獎、攝影獎是相同的都不知道。」
  「你這條複蛇,別老是在找碴!」
  「切!這應該是我要說的話才對!」

  「唉──雖然不想你去喔,但是你這麼堅定,我也沒可能要阻止你,對嗎?所以!不二你要加油啊!別說做多年老友都不挺你!」

  「不二,你一定要加油。還有,每當你到了下個目的地之後,都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。天氣冷就要多穿衣服……」

  「從不二一向的數據所得,你有100%能夠照顧自己,也有100%可以拍攝出好作品。但以你現在的狀態,要做好以上的事情的機會率是未知,所以我得通過你今次的旅行而作出數據搜集。」

  「哼,不二學長還有得學呢!以你的實力,可別輸給我看。」

  「那個……不二學長,這是大家湊錢買給你的新型號手提電話,裡面有大家的話語錄音,也有大家的聯絡電話……你可以按著錄音的指示,找到聯絡電話的次序。有事都可以打給我們任何一人。」

  以上,大家支持你的心聲,令你楞住了。
 
──謝謝你們,我很開心。
 
  你內心的開心,是你說不出的快樂,但是所有人都明白的。

  你會心的一笑,充滿幸福的笑容,也同樣是大家的原動力,友誼重要的象徵。
 
 
  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,告別的時間也隨之來臨。
 
  同樣地,還有往後到來的悲傷過去。

  「請問……」後來傳來了陌生的聲音,一位母親握著女兒的手,走過來問道:「先生就是不二周助嗎?」

  你別過頭,以臉容回望女士,不解地道:「您是……?」

  大家都看見,看見女士愧疚和驚愕的臉色,用手蓋著因難過而抖動的嘴唇,悲傷地說:「……你……真的再也看不見了……」

  沈痛的心情,展現在知情人的臉上。

  不足重提的過去,那悲劇般的過去......


  這天,是一個好天氣,是一個適宜到戶外活動的一天,特別是外出拍攝。
  你習以為常地走到那樹蔭下,從背包內找出的攝影器材,開始你今天的攝影。

  約在半年前開始,你像是成興趣的把自己最喜歡的風景都拍成照片,不僅為了拍下作為自己的作品,也藉以訓練自己的攝影技術。

  這就是你為達成夢想,而作出的起步。

  飛到樹梢上憩息的兩隻小鳥,牠們互相用身體上的羽毛擦擦對方,瞻仰蔚藍的天空、望著油綠的草地。

  你轉動著手中握住的照相機的鏡頭,想要拍下這美好的一張。

  忽然,一雙手扯住你的衣袖,你頓了一頓,回頭看見那位扯住你衣袖的女孩,約只有兩歲的女孩。
 
  知道你看著她,她立刻把左手放在背後,咬住右手的食指,水汪汪的眼睛張得大大的凝視著你。
 
  頓然呆滯的臉孔立即回過神來,你對著女孩微笑,用左手挺著身子,屈膝盤坐在草地上。
 
  依舊的微笑,你雙手輕輕地抓住她兩手的手腕,問道:「吶,小妹妹,妳迷路了嗎?」

  女孩輕輕的點頭,你淡淡地微笑,摸著她的頭頂,溫柔地說:「不用怕,哥哥等等帶妳找爸爸和媽媽。」

  「嗯!」女孩點頭,深深地展開笑容,張開小嘴說:「媽媽教我,在獲得、別人的幫忙後,都要、說一聲、『謝謝』,現在皆月跟哥哥、說一聲、謝謝,謝謝哥哥。」

  「呵呵,妳的名字叫皆月喔,有沒有別人稱讚過妳可愛呢?」你輕輕的一笑,這是跟平時不一樣的微笑,是發自內心的、快樂的微笑。

  人心有虛偽,微笑也有虛假。不論是多麼虛偽的人心、笑容,但在世上總有令人幸福的事與物與人。當其遇上幸福,真心快樂的笑容都總會呈現在人的臉上。這都因為誰人生來時,都是單純、善良的。

  女孩坐在椅子上,擺動不到地的雙腳,紅彤彤的臉頰在發呆。

  手握冰淇淋的你,低頭一笑,說:「我回來了。」

  女孩露出大大的笑容,在椅上跳下,喊:「哥哥!」

  幼小的身影跑到你的身前,你蹲底,把冰淇淋拿到她的手前,說:「給,這是你的冰淇淋。」

  她接過冰淇淋,用舌尖舔一舔,開心地說:「是甜的,很美味。」

  「嗯嗯,冰淇淋的味道是甜的,知道這是什麼種類的冰淇淋嗎?」她呆呆地傾一傾頭,這動作令你忍不住笑出來,說:「你的草莓味,我的是巧克力。妳要嚐一嚐嗎?」

  她點頭,你把冰淇淋拿到她嘴巴前,讓她嚐嚐味道。

  因冰淇淋的味道香甜,她都忍不住開心一笑,把這看在眼中的你,也感到無比的快樂。

  這情景,令你們就彷如兄妹般,一起分享著幸福……


  快樂的時光通常都流逝得很快,就連旭日都將要下山,迎來黑夜的昏暗。
  你也把女孩交回她的母親,讓時間都停留於快樂的相聚……

  就是一直的開心……一直……

  「真的十分感謝先生把我家的女兒帶來,我還不知道她到哪兒了。」女孩的母親深深地向你鞠躬道謝。

  你迎面的微笑,淡淡地笑道:「沒什麼感謝,我只是把令千金帶回來,其實我也跟她玩了很久,才來找您;我不應該令您這樣擔心的,該是我對你道歉。」

  「不、不、不,我是應該道謝的,實在太感激你了。」女士連忙的道謝,令你感到不好意思,用苦苦的笑容回應過去。

  「吶……哥哥……」女孩扯住你的褲子,抬起頭來,問:「哥哥要走了嗎?我還想跟哥哥玩啊……想吃冰淇淋,一起吃好嗎?」

  「嗯……這是個不錯的提議。可是現在很晚了,不如改天再吃,怎樣?」

  女孩嘟著小嘴,搖頭,你板起了不開心的樣子,說:「皆月不乖乖啊,那哥哥再不跟妳一起玩、一起吃冰淇淋啦。」

  女孩聽後,嘟著嘴巴,比剛剛還要失落的神色,然後點頭。

  你展開了高興的笑容,撫平女孩的頭部,很溫柔、很溫柔地。

  「再見了,皆月。」你輕輕的向她揮手,告別這麼純真的相遇。

  「再見哥哥──」
  
 
單純的、可愛的相遇,讓你展開了發自內心的微笑──
 
本以為巧遇就此結束──
 
──不知道是否老天的注定……
 
  美麗的巧遇,只是你最後一次看見世界前的安慰…….
 
──那只為了留下的美好回憶。
 
  一切都是開心,一切都是快樂──
 
──甚至一切都是幸福。
 
  下一秒,卻是悲劇的到臨。
 
 
  「媽媽,是冰淇淋店啊,我要跟哥哥一起吃。」
 
  「皆月,別過去!」
  
  咇咇──
 
  粉紅色的草莓冰淇淋,血色的鮮血……
 
  本應……眼睛瞎了的人,並不該是你……
 
  不二周助先生,你的視網膜脫落了,再也不可能恢復雙目的視力……
 
 
  張開眼簾,看見的,只是一片黑暗;不論閉上,還是張開,世界都是黑漆漆。
 
  你閉眼,露出微笑,說:「嗯,我看不見。」
 
女士臉孔上都是愧疚,看見眼前的男生,為了救自己女兒而失明,卻又展開的笑臉,實在是令人心酸。
 
  你伸出右手,喚起她的名字,說:「皆月,可以伸出妳的手,讓我握住嗎?」
 
觸角輕輕感覺到對方的手,身體的溫度隨著兩手的接觸而傳到各人的身體。明顯地,明顯地比三年多前的手要大。
 
三年多,真是一段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的時間,物與人都改變了,但發生了的事情卻成為了記憶,永恆不變地烙在每人內心的深處。
 
  「哥哥……我不知道失明是什麼,但我知道失明是很可怕的東西。」只有五歲多的她,有很多、很多不清楚的東西,但卻深深感受到「失明」的痛苦。
 
  你微笑,一言不發。
 
  「媽媽告訴我,哥哥失明了,那你會很害怕嗎?」
 
  你蹲下去,把手放在她兩旁的肩膀上,依然深深的微笑著,卻說出了與其微笑相反的話:「嗯,我很害怕。因為……失明真的很可怕。失明就是眼睛看不見的意思,就像現在的我一樣:我看不見皆月,看不見皆月的媽媽,看不見我的家人,看不見我的朋友,甚至……連我自己也看不見。」
 
  身後的他們,聽到你的話,都悲傷地皺起了眉頭。
 
  「初初的我是很害怕,害怕自己終有一天會挺不下去,然後選擇死亡。因為一開始的我,是一個很懦弱的人。」說出了埋藏在自己內心深處的話語,令他人震驚的話。
 
  「但現在的我,永遠都不會想要輕生,因為我有我的夢想。」
 
  夢想帶來的喜悅,充心的喜悅,是人生存下來的曙光。
 
  雖然自己是一名令人仰慕的天才,但天才的背後,卻有一顆比誰都軟弱的心,你一直都憎恨著自己的心是如此軟弱,那害怕挫折的心,所以才沒有用心的去做一樣東西。
 
  現在的你,雖然活在無人了解的黑暗中,但卻抓住了人生的光輝。你抓住了光輝,誓要活下去,為你一生的目標活下去。
 
  「哥哥,你現在幸福嗎?」她純真的笑容,令你也不得不被感染。
 
  你淡淡的笑意印在微微上揚的嘴角上,嘴巴隨後吐出兩個字。
 
  ──幸福。
 
   往××× 2時15分的班次即將起航。
  請機上的乘客扣上安全帶,準備飛機起航。
   請各位乘客如非必要,切勿在機上行走。
 
   這個時刻終於降臨了,離開居住了十九年的家鄉,任誰都會難過和不捨,你也不例外。
 
  此刻,腦海中浮現著這十多年以來的記憶。
 
  有歡樂的,有悲傷的,有青春的,有難以忘記的,零星的記憶碎片不斷在你的內心裡重播,而且片段還歷歷在目,彷彿一切都是從昨天開始。
 
  每一張笑臉、每一個動作,都是難以忘記的一頁。
 
──再見了。
 
 
晴空萬里的藍天,點綴著一片又一片稀薄的雲朵,在空中畫下美麗的一幅。
 
  來自大自然的微風,掠過綠油油的大草原,奏出了美妙柔和的旋律,鳥兒的歌聲在為其伴奏著,演奏出大自然專屬的奏鳴曲。
 
  攝影機發出的聲音,與生活在大地上的生物的鳴叫聲互相配合。
 
  在某棵樹的樹蔭下,有一對正在結伴遊的情侶,談談笑笑,享受著大自然的美。
 
  那對情侶中的女友,用手遮蔽著透過樹葉與樹葉間的陽光,興奮地說:「這麼好的天氣,真不想就此讓它去。對了,親愛的,不如咱們就在這拍一張合照吧!」
 
  男友想了一想,提出說:「是不錯的提議,但我身上都沒照相機,怎拍啊?」
 
  「但是我真的很想拍照……」那位女友的興致都全被打消了,露出失望的神色。
 
  「這樣啊……」男友沈思了一會,發生了什麼似的,大聲呼叫:「等等,那邊的先生。」
 
  隨風飄逸的棕髮,白晢的臉孔,外表依舊不變的你,回頭用冰藍色的眸子看著兩位情侶。
 
  你微微上揚了嘴角,然後往他們走去,微笑地問:「怎麼了,這位先生?」
 
  男友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,提出請求:「不知道先生有空,能否為我和我的女友在此地拍一張照片?」
 
  你微笑,點頭,說:「當然可以,如果您不介意我的攝影技術不好,我會樂意地為兩位拍照。」
 
  「這個當然不介意,那麻煩先生了。」那位男友趕快坐到位子上,把手臂放在其女友的肩膀上。
 
  你在臉孔掛上一貫的笑容,拿著照相機,為兩位拍下紀念的一張。
 
  兩位拿著立即得來的一張相片,又笑又談。
 
  你淡笑,然後轉身離去,卻被人叫著了:「先生,真是感謝你。」
 
  「不必感謝,拍攝就是攝影師的工作嘛。」你回頭瞧著兩位微笑,解釋道。
 
  「但我有一個問題,為什麼你都不看清拍攝的位置,就按下快門?」對於你拍照的動作,女友好奇地一問。
 
  你淡淡地展開笑容,拋下一句讓人吃驚的話,然後轉身離開了。
  
──因為我是失明的。
 
  最後,你完成了自己的夢想,當上一位自由拍攝的攝影師。
 
  此外,你也承諾了跟別人立下的誓言,願那位友人也能安息。
  
──因此,不論君在何時何地,都請以自己的眼睛為傲。
 
 
Big, blue sky above me,
Two humming birds flying, they seem so very happy.
Chasing little feet prints, run after my shadow.
I wonder what I’m like to them.
 
  --曾經,你為自己的目標而感到擔憂。你不希望付出什麼,只希望獲得一時的快樂。你曾嚮往小鳥的人生,因為他們能夠在天上飛翔,感受微風帶來的喜悅。
 
  曾經的你,只會嚮往,不願擁有……
 
 
Take my time to go no matter how far, I’m gonna walk on.
Feel the sunshine on my face, like wild flowers.
Take my time to go, all I ever need to know is all in my mind.
It’s on ordinary day…but a special day for me.
Flow on peaceful time.
 
  --現在,你摩頂放踵,不畏懼辛苦。只希望最後到達的目的地,是那個可以容納你和夢想之地,而你已經尋覓到了。那天,那一天,你追求夢想那天,今已成為過去了……特別而美好的一天。
 
  此時此刻,世界對你而言,是多美麗而安撫心靈──
 的遼靜之地。
 
你的微笑,永不熄滅的微笑,會心的微笑,會一直伴隨著你──
走到人生最後的一夜。 
 
 
 
---完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