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天地與我並生,萬物與我為一。鍾愛道家,崇尚自然。
  • 156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【Hunter x Hunter】紫水晶的光輝-章一


章一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是一個萬分黑暗的夜晚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──喳喳……

 

 

──隆隆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烏黑如墨的天色,雷電擊破雲端,閃出一次再一次的電光,響出一次又一次的雷聲,牽著滂沱大雨,降臨於大地上。

 

 

 

眼前本是綠草如茵的大草原,花花草草都被雷雨吹打得殘破不堪,已不見昔時的生態勃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嗅到帶著重重雨味的空氣,四周找不到花草的芳香,卻只瀰漫著罪孽的氣息──

 

 

 

 

 

── 一陣又一陣深而重、夾帶著血腥的生鐵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沉重而趕急的腳步,一步一步的踐踏草地,在草原上飛奔;急切又緊張的步伐聲,夾雜人雜亂的呼吸聲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奔跑,趕快地跑去,否則從後會趕來要斬草除根的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小酷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被稱呼做小酷的男生,並沒有理會少女的呼喊,只是一直咬緊唇瓣,不知被刺出多少的血正在心中的深處逝流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綁緊的兩則黑辮子,左邊沾上少許稀釋血滴的臉龐,少女張開已發白的唇瓣,努力地調過自己的聲調,說道:「你、你聽我說,就算那是多麼不能接受的事實,但我們也得接受,也得忍受。我等一下會回頭截住他們……你要繼續向前逃跑,一直地跑,千萬、千萬不要等下來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少年頓了一頓,透出綠光的眼眶回頭凝視少女,抹不掉的驚愕:「菲雅姊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漸漸減漫、甚至停下來的步伐,一行又一行的雨滴流過少年的臉頰,發紅的雙眼泛出少女傾身的身影,悲痛、沙啞的嗓音隨即喊道:「妳絕對不可以為了我而犧牲自己性命,要走我們得一起走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菲雅搖頭,被雨淋得垂直的烏髮遮掩著她的眼睛,看不到眼睛透出的感情,冷酷地語道:「小酷,你得冷靜過來。現在的情況,是不容許兩個人一起逃跑,得要一個人留下,另一個繼續走。而我,必定要留下,要掩護你離開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不……男生就得保護女生,所以要走的不是我,是妳!我……我要保護姊姊!」少年閉起眼睛,激動地喊道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──酷拉比卡!

 

 

 ──隆隆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雷聲後,雨滴的滴落聲更顯清楚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雨滴沿著金黃色的髮絲流到少年的臉頰上,再滑落到他咬緊的嘴唇,抖震的唇瓣,說不出一句話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菲雅緩緩地走近,輕輕地撫平酷拉比卡的髮絲,溫和的語音在她口中響起:「小酷,我知道你是一個善良的好孩子,姊姊也因你要保護姊姊的話而感到窩心。……可是現在族人裡,只剩下我和你,你今年只是年僅十二歲的孩子,你的命數不該在此完結。再者,你現在是窟盧塔族唯一的男生。因此,你更必要是離開的那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酷拉比卡只能默默地承受這種不甘,他很希望能夠保護任何的人,尤其是眼前的這位姊姊。

 

 

雖然兩人是屬於相同的種族,但卻不是親生的姊弟。

 

 

就算不是姊弟,但她仍然很疼惜自己,將自己視為親弟弟般愛護,與她的感情不是普通姊弟的深刻,更不是兩言三語就能夠說完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如今,窟盧塔族的族人全都死去了,只剩下姊姊跟自己,作為男生要守護喜愛的人的決心,絕對不是常人能夠理解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小酷,你也必須離開了。走過一、兩座山後,到其他村鎮安定下來。安定之後,必定要待幾年才可以離去,要讓時間衝淡一切,期間千萬別離開村子。」菲雅邊叮囑道,邊跪地鈴聽透過地面傳來的聲音,希望得知與敵人的距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現在我們相距有一段距離,不近也不遠……」菲雅把壓在腰帶下的雙刃連刀俎拔出,然後用其中一把的刀鋒切斷連著雙刀的繩索,握緊其中一把刀刃,將其交給身前的男生,道:「拿著這把刀上路吧,也許能夠用上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可是姊姊擅長於二刀流,要是……」菲雅雖明白酷拉比卡心中的想法,但仍然毫不猶疑地維持著手握刀子的狀態,從眼神中看出了她的堅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──下定決心要做的事,我是不會輕易地放棄,就算要了我的命,我也會堅持下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菲雅回望已走過的草原,確定敵人是否還沒趕上,然後「咻」一聲的吹口哨。

 

 

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步伐,在他們視線中出現一匹拉著小車的馬匹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酷拉比卡呆了一呆,看見菲雅走上前,輕柔地撫摸馬背。這時,酷拉比卡才明白矇雨中的馬匹,是菲雅家的那一匹。

 

 

要不是運完貨後,被主人放在山坡上吃草,牠的性命就會跟族人一樣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想著想著,悲憤的情感又再次湧上心房……

 

 

試著令自己冷靜下來,酷拉比卡仰頭,隨意地讓雨滴於臉龐上打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……拜託了,馬兒。」在馬耳旁悄悄地說了幾句話,菲雅再次撫平馬背上的馬毛,憂傷地淡淡一笑。

 

 

她低聲喊著酷拉比卡的名字,回頭說道:「來,趕快上車吧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酷拉比卡稍微皺一皺眉,然後走到姊姊身旁,自己上車了。

 

 

凝望仍然撫著馬毛的姊姊,嘴唇也被咬得要流血了。他知道自己對姊姊的不捨,現在心很痛,因為真的很喜歡這位大姊姊。

 

 

小小的內心,默默泛起一個念頭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菲雅再撫幾下馬背就後退,好讓抓住鞭策的酷拉比卡能夠操縱馬匹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──啪!

 

 

 

 

 

忽然的一技手刀,令少年給昏倒馬背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──隆隆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抱歉,小酷……如果我不這樣做,以你的性格,是絕對會偷偷跟我回去……」菲雅緊握著少年的小手,低著頭,靜靜不作聲地嗚咽著,「寧願一時的痛楚,都好比年小的你面臨死亡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記著,小酷。今天我救你出苦海,是希望你可以得到幸福。走吧……去尋找你人生的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雷雨中,少年被視如姊姊的少女救出眾族人躺在的血泊中。

 

 

對他的愛護,對他的期盼,少年又能夠感受到?還是……被仇恨沾污兩眼,變成嗜血的一個「他」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雨,越下越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雨中的行人挺著破布,希望能擋住多少的風雨。

 

 

他趕急的步伐聲徘徊於草原中,每次踏上雨泊發出的聲音都非常響亮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家中還有等待他歸家的妻子女兒。可惜在於,剛才不小心弄翻了運送貨物的馬車,車子破了,馬兒也趁機逃跑了,造成現在如此狼狽的他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看見不遠處的村落,男子知道自己快返到家,開心得加快腳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此時,男子注意到草叢上躺臥著一影,但在密雨中的視野較差,並不能肯定是什麼東西。

 

 

走近一瞧,男子大為震驚,然後趕快抱起地上的少年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聽到一下的馬叫聲,男子抬望山坡,看見一輛馬車在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看來此位少年正是在雨天下趕路,因為天雨地滑,馬兒踏錯腳,令到少年從上倒下,再滾落山坡。

 

 

一臉泥污,少年仍然痛苦地昏迷不醒。男子只好趕快拉下馬車,再坐著馬車帶少年回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太陽普照大地,嫩綠的小草隨著風兒擺動,清脆的鳥嗚掠過天邊,令人會心一笑的自然,宛如世上最美的地方──伊甸園。

 

 

吵雜的話聲,小孩純真的笑聲,一一都在外頭傳進屋子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陽光從雲層間透過屋子的窗戶,照射在那閉合的眼簾。

 

 

抵受不住刺眼的陽光,眼睛漸漸地張開,少年揉揉仍然矇矓不清的眼睛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剎時掠過眼前的景象,少年趕快坐起身子,嘴唇吐出一個名字。

 

 

──菲雅姊!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痛……」因激動的動作,令到受傷的頭部痛起來。

 

 

少年按著疼痛不堪的頭部,注意到現在身處的地方是一個不明名、陌生的房間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喂!你知道自己傷得很重嗎?幹麼胡亂動起來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不知在何時,房間的門前站著一位跟少年年紀相約的少女。

 

 

「你不要亂動啊,知道嗎?萬一你身體有什麼差池,對我對你都不好嘛。」少女一臉不悅的走近少年,雙手拿著一個放著碗子的盤子,語道,「給,這是你的藥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少年呆了一呆,視線一直停留在眼前的少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對於少年呆滯的眼神,少女不解地問道:「怎麼了?該不會怕我是壞人,還有這碗藥是有毒的嗎吧?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沒什麼……」少年定神地看過少女一眼後,便接過少女給的藥,把它給喝下。

 

 

讓人忍不住的苦澀在舌頭間徘徊,少年卻像喝白開水一樣喝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少年把碗子交給少女後,便環視四周,問:「這裡是妳家嗎?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這裡?嗯,是我家。」少女把盤子給放好,把旁邊的椅子拉過來,然後坐下來繼續說:「你忘記了嗎?昨晚的雷雨中,你從馬車上摔下來了,還流很多血。幸好我父親見到,就把你帶回來了。父親叮囑我照顧你,如果你身體有什麼差池,我可不會好過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是嗎……」少年想起昨夜的事,心裡有一種熄滅不下的悲傷和憤怒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對了,你叫什麼名字?」照顧了眼前的男生一整夜,也不知其名字,少女好奇地問道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我?……我叫酷拉比卡。」面對少女的問題,酷拉比卡雖想起父親的教導,但卻不自覺道出自己的名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原來你叫酷拉比卡──」少女站起身子,天真單純的笑容掛在臉上,伸出小手,道出自己的名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天,透明精美的紫水晶被叫緣份的主人放在靠近窗戶的桌子上,不論先前的故事如何,它也被帶進新的故事裡,巧遇那一道從窗外透進的光芒,為雙方刻下了兩者故事的開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一個故事結束的同時,就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。就如黎明一樣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──你好,我是依菲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待續。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