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天地與我並生,萬物與我為一。鍾愛道家,崇尚自然。
  • 156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【Hunter x Hunter】紫水晶的光輝-章二


章二

 

 

 

  這是一個小草萌芽的早上。

 

  新一章的故事,就在此萌生。一切萬物的開始。

 

 

 

  站在山坡的高處,又可否抓著陽光,換來光華的生命?

 

  酷拉比卡抬起頭,用右手遮陽,在指縫間觀望掛在高處的太陽。他皺著眉頭,心裡嘲笑自己的愚昧。

 

  

 

  ──我知道,從那天開始,自己的生命裡是不會擁有光明的明天……

 

 

 

  酷拉比卡合上眼睛的同時,涼風掠過他的身軀,牽起他一頭金黃色的短髮。

 

小時候的自己,十分享受站在族內的山坡感受著風的吹動,當時嘴角勾起那純真的弧度,不知為何,現在卻感到心裡漂浮著的苦澀。

 

 

 

眨眼一般的時間,少年的思想已改變,相比起從前的稚氣,現在渴望著成熟的思想。

 

 

 

酷拉比卡張開眼睛,回頭一看,是那位照料自己多時的少女──依菲。

 

看見少年發現自己,依菲回過神,走到他面前,說:「早安,酷拉比卡。」

 

 

 

「嗯……早安。」話畢,酷拉比卡繼續瞭望在山坡上看到的風景。

 

 

 

依菲凝視著眼前的人,苦苦皺眉,然後露出甜甜的笑容,說:「吶吶──你才剛可以下床,就跑來這裡吹風?別虐待自己的身子喔。」

 

 

 

「嗯,我知道的。只不過──」抬頭,閉起雙目,感受微風的流動,說,「──我好想感受一下涼風。……很想念這種感覺。」

 

 

 

聽完少年的話,依菲的臉色變黑,慢慢地步到酷拉比卡的身前,與他四目交接。

 

「呃……怎麼了?依、依菲……?」不明白少女的舉動,酷拉比卡一臉不解地注視著她。

 

 

 

「呃、啊!」只見依菲用力地把自己推到,一時反應不來,屁股就跟草地接吻了。很痛。

 

酷拉比卡抬頭看著在陽光下,被光照射著的少女身影。

 

 

 

依菲交叉雙手,視線注意著身前一臉無辜的少年,說:「酷拉比卡先生,你千萬不要在我面前露出剛才那種表情,我最討厭的了。否則,我就對你不客氣了。」

 

 

 

少女的話語,令酷拉比卡十分驚訝,也不禁令他苦笑:「我……我未必做到……

 

話畢,就把視線轉移到地上的小草,那被輕風吹動得搖擺的小草。

 

 

 

依菲輕輕地嘆了口氣,接著就走到少年的左邊坐下來。

 

兩人肩並肩地瞭望著眼前的一片大草原,只是看著風景,但沒有交談。

 

 

 

在樹上憩息的小鳥,用頭擦幾擦自己的羽毛,向著遠方的晴空振翅高飛。

 

鳥兒劃過天際的舉動,都同時反映在少年少女的瞳孔裡。

 

 

 

依菲幸福的淡笑頓時呈現在她臉龐上,似是吃了世界上甜的甜食一樣,幸福得閉不合嘴巴:「你知道嗎,酷拉比卡?如果我可以選擇自己的身份,我希望自己是擁有翅膀的生物。我一直都生活在這裡,沒有翻過任何一座山到過外頭,真的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如何。」

 

 

 

「是嗎?……或許外面的世界是出乎想像的複雜……」眼眶反出複雜的神色,酷拉比卡輕聲的語道。

 

 

 

依菲露出一副「你又知道?」的樣子,凝望少年,接著側一側頭,說:「我不管,我就是很渴望見識一下,必定要去確定你剛才的話。因為這是我自小的願望。」

 

 

 

「難道……酷拉比卡沒有夢想的嗎?」

 

 

 

「夢想……」酷拉比卡冷冷地一笑,然後語重心長地說,「以前應該有吧……可是現在的我已忘記得一乾二淨了。」

 

 

 

「現在,我只有一個生存的意念跟目的。……僅有一個,就是──報仇。」

 

 

 

依菲詫異地呆望酷拉比卡,頓時意識到自己該死地說錯話。可是說出去的話,就猶如已流出去的水,再也收不回。她只能後悔自己的愚昧。

 

 

 

依菲郁悶地環抱住雙腳,再把下巴放在膝蓋上,默默地思索。

 

 

 

少頃,依菲似是有口難言的,用薄弱的聲線地說道:「哩……酷拉比卡……你是窟盧塔族族人嗎?

 

 

 

眼簾微微一顫,然後稍微垂下,調整過說話的聲調後,酷拉比卡聽似平靜的聲音輕輕響起:「嗯,是的。」

 

 

 

依菲傷感地抬起頭,視線於其對上,少女輕聲地說:「原來事情真是這樣……

 

 

 

「妳……是怎麼知道我的身份?」酷拉比卡不曉少女是從哪得知、何時得知自己的身份,只好冒險地問道。

 

雖然自己是被少女的父親所救,自己也跟她們相處了好幾天,可是,防患之心也是絕對不可沒有的。

 

 

 

「嗯……就在前天晚上,爸爸無意中跟我提起在工作時的事:有人在某天晚上時分,聽到山坡上傳出很多聲音,吵雜卻又怪異的聲音。」

 

只見酷拉比卡低頭,耳際旁的金黃髮絲隨行地垂下,任意地遮蔽了他的臉龐;從旁看見的傾面,是異常的平靜。

 

 

 

「也有人說在同一天的半夜,見到有一群衣著打扮很特別的人從窟盧塔族的入口離開,之後就再沒有看見窟盧塔族族人的身影……」依菲看著地上的小草,繼續說:「就像人間蒸發一樣。」

 

 

 

……曾經聽說,窟盧塔族族人有一雙喻為世界七大美色的眼瞳:在平靜時清水般清澈的淡綠;可在憤怒時,卻如火光紅、如罪惡般的緋色……」依菲眨一眨眼,眼瞳裡透出了一絲絲顫動的微光:「若果沒猜錯的話,窟盧塔族是因為『眼睛』而被滅族的。

 

 

 

少年仍舊的低頭,無言,似是在默認少女的話,他的所有都被說明了。

 

 

 

……你被父親接來的當晚,只有我親眼目見、目見你的緋目……就在你沒意識醒來的那一剎。我害怕……害怕你那種像會刺穿內心的豔紅目光帶來的不安……」依菲別頭一望少年,彎起眼線,苦澀地微揚的嘴巴張開,「酷拉比卡,那種不安令我明白到──你身上的悲劇,以及你的痛。」

 

 

 

酷拉比卡閉起眼睛,深呼吸,睜眼,嘴角勾起微笑,苦苦的。

 

「依菲……妳真聰明。」少女注視著少年,緊緊地咬著嘴唇,不忍地聆聽少年的話,「對,所有都如你所說的一樣。窟盧塔族是因為『眼瞳』而被滅,我就是現時窟盧塔族剩下的唯一族人。

 

 

 

「所以,你就要復仇?」依菲雙眸泛出閃亮的光芒,光芒中卻包含著不解的微悲,連少女本身也不知此事。

 

  

 

「嗯。」

 

 

 

「可是活在仇恨之中,不會很痛苦嗎?」

 

 

 

「不知道。但──」酷拉比卡皺起眉頭,傷感卻又堅定的語句,「再痛苦我也在所不惜。我要為族人報仇,奪回大家的眼睛,以祭他們在天之靈。」

 

 

 

「這樣……你會幸福嗎?」

 

 

 

「也許……不會吧。但是,我生存的意義就是如此。」

 

 

 

「你的生存價值就只有這一點兒嗎?」

   少年默言。



「我可以說,絕對不是。我們只是年齡差不多的小孩,在後還有許多美麗的事物等待我們,你連夢想都沒有,何以把自己的生存價值踐踏得一文不值?」依菲皺著眉,臉上掛著嚴肅的表情,看來是有點生氣。

 

 

 

……」看見酷拉比卡什麼話也沒說,依菲嚴肅的表情很快就消失了,只無奈地嘆一口息。

 

 

 

「唉……算了吧。酷拉比卡,咱們來打個勾吧。我,依菲,承諾必定會幫助你找到你的幸福。我不管你會否報仇,但千萬別否定自己的生存價值。否則──」少女伸出尾指,嘴巴露出淡得不而察覺的笑,警惕說:「你將是個悲慘的人,知道嗎?」

 

 

 

酷拉比卡定神地看著依菲,遲遲也不說話,默默地思考著。

 

 

 

「吶,酷拉比卡!」

 

依菲在酷拉比卡面前大力的擊掌,酷拉比卡頓時回過神來,只見依菲嘟著嘴,稚嫩的聲音嚷著:「別發楞啊!來吧,我們來打勾勾!」

 

 

 

「吶?」酷拉比卡一臉疑惑,心想:我好像還沒有說「好」……

 

依菲露出不耐心的樣子,用尾指扣著少年的尾指,勉強地打過勾了。

 

 

 

「好了──我們都打勾了,那就一定要承諾諾言,我會協助你找到你的幸福,就算只是點點的幸福。」依菲露出幸福的笑容,替少年日後將會擁有的幸福而感到興奮。

 

 

 

看見少女的微笑,自己就像被感染似的,嘴角就勾起一抹比什麼都要美麗的弧度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笑容是會被傳染的。

 

 

 

笑的理由,因為渴望會擁有純真的自己。看見他人純真的微笑,希望自己也能像他們一樣,因此自己也不自覺地微笑了。

 

 

 

──可我早已失去了純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吶,依菲?妳怎了?」酷拉比卡不解地看著依菲。

 

 

 

「不…………沒什麼……」依菲用手掩鼻,從指尖間的空隙,看到少女微微紅潤的臉頰,「只是……酷拉比卡的笑容讓人感覺很舒服。而且,你笑起來很美……

 

 

 

「是嗎?」酷拉比卡淡淡地笑著。

 

 

 

依菲閉上眼,小手在指指點點,裝著正在一副教導小孩的樣子,說:「不是什麼『是嗎』喔!既然小酷笑得如此美麗,那就要笑多點喔──」

 

 

 

酷拉比卡楞了楞,有聽錯嗎?然後問道:「妳剛才稱呼我做什麼?」

 

 

 

「就是小酷嘛──」依菲合起眼線,露出一條彎曲的眼線,並微笑著。

 

 

 

「怎……怎麼……

 

 

 

「怎麼我會稱呼你作『小酷』?」少年點頭,依菲把食指靠近唇瓣,裝成思考樣,說道:「因為『酷拉比卡』這名字感覺上太陌生,所以就換了個親切點的稱呼喔。怎麼了?酷拉比卡不喜歡嗎?」

 

 

 

依菲的臉靠近少年,小狗式的水汪汪大眼映入少年的眼眶。

 

 

 

酷拉比卡的額角不禁流下一滴滴汗,只好無奈地否認:「我並不討厭……其實之前已經有人叫我『小酷』了,所以也沒有什麼好介意的。」

 

 

 

「喔?已經有人這樣叫啦?是誰啊?」依菲一臉好奇地問道。

 

 

 

「就是我的姊姊。」酷拉比卡的眼簾微微一顫,說。

 

 

 

「小酷有姊姊的?」

 

 

 

「嗯……我們雖不是親生姊弟,但感情卻很好。可是……她已行蹤不明了。」酷拉比卡輕聲地說著,哀傷的感覺又開始湧上心頭。

 

 

 

少女凝望著草地,輕輕地嘆氣。

 

 

 

「不過妳的樣貌跟她有點相似,她有著跟妳一般的黑髮,也有一雙大大的眼睛。」酷拉比卡淡淡一笑,似在回想著過去以及姊姊的容貌。

 

 

 

兩人間氣氛稍為平靜了一點。

 

 

 

「好吧!」忽然的一下擊掌聲,依菲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。

 

 

 

「嗯?」酷拉比卡看著少女突如其來的舉動,一臉不解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那顆透明純潔的紫水晶一直都不明白,為什麼人類要如此自私,硬要把自己和家人分開。它討厭這樣的感覺,所以,它開始學懂了「憎恨」;它的心靈已不再純潔,因為,它思想中擁有了「仇恨」

  儘管如此,小水晶的內心深處,仍然渴望著哪天希望的來臨。

  然後,那天,希望就此來到他的身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──從今以後,我就是小酷的乾妹!

 

 

 

少年楞楞地正視著少女,已不知說什麼好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持續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