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天地與我並生,萬物與我為一。鍾愛道家,崇尚自然。
  • 157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【Hunter x Hunter】紫水晶的光輝 - 章三

章三

  這是一個光華降世的午時。

  越過雲際的光輝,為大地鍍上了金黃的薄紗。


  
  少年的背脊依傍在木造長椅,閉目養神。

  少頃,眼睛睜開,挺直身子,環視著走廊。
  走廊裡,不論是天花、牆壁,還是地面,都用白灰泥所裹著。

  今天是酷拉比卡第一次進入名為「學校」一類的建築物,年紀尚小的他,內心有點點兒的緊張。

  依菲一家子,說什麼小孩子一定要上學讀書,並誓死要
只是短期留下的酷拉比卡申請入學。

  不管自己怎樣的拒絕,也沒一人聽從酷拉比卡的話,只是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少年上學的必需品,令到身為當時人的少年沒有一個可能插話的機會。
  

  
若不是如此,酷拉比卡都沒想過要到學校唸書。
  
不竟自己遲早都要離開,如果要上學唸書的話,逃亡時便會很麻煩。


  或許依菲忽略了自己的身份。
  

  靜默地定神看著前方被陽光照著的角落,窗外的微風揚起了灰白色的小塵埃,小塵埃就在空中慢慢地飄動著。

  少年輕輕地嘆氣,看來對著依菲一家是拿不著辦法的。

 

  閑靜的酷拉比卡注意到窗子的位置所看得見的風景:盡處有許多許多的高山,當中更包括窟盧塔族居住的山頂。

  

  ──窟盧塔山頂……好像很久都沒回去了……好想……回去呢……

 

  想著想著,心也不自覺地痛起來,很痛、很痛,比刀鋒刺進心臟還要痛上好幾千,而且還有被火燃燒的感覺,胸口被焙得刺熱。

  少年嘗試讓自己冷靜過來,可是腦海中不斷重複播映的記憶卻讓他冷靜不來。

 

  酷拉比卡貼近灰泥牆,合起眼睛。

  一會,陽光刺烈地射入張開的眸子,如火的瞳色已消失無蹤,只是望著外頭的景色發楞。

 

  恨,太深了。

 

  驀地,帶著重重木味的門扉被打開。

  酷拉比卡及時回過神來,站起,準備跟校長點頭問好。

 

  可是想也沒想,第一個出來的是依菲,她有副興高采烈的模樣,蹦蹦跳跳地走到自己身前。

  依菲握起酷拉比卡的右手,面露笑容地說:「小酷!快恭喜我吧!」

  「吓?」酷拉比卡不解地側了側頭。

 

  「嘻嘻──」依菲臉上的酒渦陷得更深,嘻嘻哈哈地說話:「因為──咱們終於可以一起讀書了。」

  「真……真的嗎?真的可以不用付學費也能夠上學?」在族裡是沒有什麼學校的,如果要上學,就得去到市鎮裡,而且學費很昂貴。

 

  「嗯嗯!」

 

  酷拉比卡見到校長與依菲父親邊傾談邊從校長室裡出來,三人眼神交接,不言。

  半晌,酷拉比卡微微地向校長點頭,但視線也一直不離對方臉上掛著的嚴肅。

 

忽地,校長噗嗤一笑,氣氛也隨之變得溫和。

 

依菲父不解,略為吞吐地問:「怎…….怎麼了?」

話畢,校長天開懷大笑。

 

「你就是酷拉比卡了吧?一表人才哩。」忽然被人讚賞,令不習慣的酷拉比卡臉上出現了淡淡的紅雲。

 

「聽安維嘉先生說,你都十二歲卻沒上學唸過書吧?初初上學有追不上、不懂的地方,就得向依菲請教,她的成績也算不錯。」

掛著慈祥笑容的臉孔,校長到酷拉比卡說話。

 

「嗯,謝謝校長。」酷拉比卡禮貌地向校長點頭道謝。

 

「小酷,我們去上課吧!老師在等我們哩──」話畢,依菲就牽著酷拉比卡的手,往教室走去。

 

 

吵鬧聲、談笑聲,響徹雲端。課室裡如平常一樣,無比的嘈雜,連鬧市裡的市集也給比下去了。

 

「咳哼!」學生的聲音已把班導的掩蓋著,幾乎沒人聽到班導的聲音。

 

班導的眉毛開始抽動著,然後──

 

「你們這群臭猴子!趕快給我閉上嘴巴!」不能用正常女性力度來比較,班導拍黑板的聲響已把眾位學生給嚇倒楞住,包括站在身旁的酷拉比卡和坐在座位上的依菲。

 

「好,這是今天入學的新生──酷拉比卡。他今日是第一次到學校上課,所以大家要幫忙照顧他。雖然應該是他照顧你們……」班導喃著最後一句,在旁的酷拉比卡聽得一臉不解。

 

然後班導就給酷拉比卡指出座位,靠窗邊的第三個位置。

 

 

「咯咯」劃過黑板的白色粉筆,一筆一筆地畫著大大小小的字體,老師再一邊作解說,學生們都專心地聽著解說、記下筆記──

 

──原來上學就是這樣的。

 

酷拉比卡回過神後,便注意著老師在黑板上寫的筆記:是歷史上著名的文化遺跡的資料。

 

「西露堤卡遺跡,位於亞魯班爾塞夫,建於東瑪.亞魯班爾國王第十二年,是當地最著名中世紀遺跡……」酷拉比卡看著黑板上「西露堤卡遺跡」的名字,隨口喃了它的資料,然後驚訝地頓了頓,把其他遺跡的名字都看了一篇。

此時,他才發現,原來黑板上寫的眾個遺跡,小時而在書籍上閱讀過其資料,而且還清楚地刻在自己的記憶中。

 

老師停下來,滿意地看過黑板上的名字,已把亞魯班爾塞夫一國的名勝給寫下了,看來是時候要考一考學生昨天教過的東西。

「好,大家都完成筆記了嗎?那麼,現在我就要出題考一考你們。」

 

「昨天我說過在阿里帕卡西國裡,有五大宏觀的金字塔,分別是哪五座金字塔?」

問題一出,課室裡隨即紛紛響起討論的聲音,卻沒有人懂得並願意舉手回答。

 

「嗯?沒人懂嗎?回家都不溫習,只顧玩耍嗎?」老師明顯在最後一句中,加重了語氣。

 

此時,坐在中行的依菲舉起手來。

「五大金字塔為:西亞蒙金字塔、菲納斯尼金字塔、安尼泊爾金字塔、東巴尼東金字塔,以及加拉拉亞保斯金字塔。」

「好!對答流利,不愧是依菲同學。」老師拍拍手掌,讚賞說,然後再出了第二道問題,「那麼,各金字塔所位於的方向是?」

  依菲把右手放在下巴下,想了一回,回答:「菲納斯尼金字塔位於阿里帕卡西國的中央,其東、南、西、北方為西亞蒙金字塔、東巴尼東金字塔、安尼泊爾金字塔和加拉拉亞保斯金字塔。」

「好,回答得很好。那麼,妳又跟我說一說,當中體積最大的金字塔是哪一座?」

「呃……」依菲咬住嘴瓣,思考著。

 

課室上的同學又再次紛紛討論著,但並不是在討論問題,而且在討論老師和依菲。

 

「卡比絲又再故意 難我們了,雖然她是不喜歡我們班的總成績比她班的高,但也太過分了吧!」

「對哩!現在依菲同學很可憐啊,成為她的攻擊目標,因為每次我們不懂回答時,都是依菲同學幫忙的。」

「而且依菲同學在我們班上是數一數二的優等生,這也難怪。」

 

酷拉比卡前面的女生與他身後的女生在小聲談論著,在她倆中間的自己都聽到了她們的對話,無言地在思索。

 

「怎了,依菲同學?這個妳懂得回答嗎?」卡比絲揚起嘴角,充滿諷刺的笑容掛上臉孔。

依菲緊咬嘴唇,仍然苦惱地思索著,猶疑地吐說:「是……加拉拉亞保……

「是加拉拉亞保斯金字塔。」

 

依菲睜大眼睛,然後頓了頓,往窗邊的座位望去,大家都隨之往窗邊看。

 

「你就是……今天剛來的新生?」卡比絲想了想,問道: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
「酷拉比卡。」


「喔,原來你是酷拉比卡。看來酷拉比卡同學好像懂很多,那麼你知道加拉拉亞保斯金字塔有多大嗎?」卡比絲笑得燦爛地看著酷拉比卡。

「加拉拉亞保斯金字塔高4880米,底面積為2381440平方米,那麼它的體積就是38103040000立方米。」酷拉比卡流利地說著,雙眼認真的眼神看著面無表情的卡比絲。

 

話畢,頓時鴉雀無聲,依菲還一臉神奇地看著少年,十分吃驚。

 

「別太神氣哩!你知道加拉拉亞保斯金字塔的內裡結構嗎?」

 

「加拉拉亞保斯金字塔總括有三間房間,從那幾乎垂直的唯一通道以上,途徑彎曲的道路走不多一小時,就會發現第一個房間,是藏滿寶藏的房間;房間背後有向上、向下的兩道路,往下的是藏有比之前房間要多黃金的藏寶室,至上的一間房便是阿里帕卡西國國王的墓穴。」

酷拉比卡繼續解說,「那次是震盪世界的一次發現,在19XX年,巴松的一隊由4人組成的專業探險隊,連同阿里帕卡西國的歷史學家們所組成的五日四夜的探索。」

 

卡比絲先是聽到楞住了一會,然後就回過神來,說:「哼!要說這麼一團廢話……這我都知道啦!簡單介紹就可以!」

「那麼,最後一條:加拉拉亞保斯金字塔所藏有的屍體,是屬哪個國王?」

 

「嗯……」說罷,酷拉比卡忽地停下來,皺著眉頭思索,遲遲不說話。

 

班上的學生開始竊竊私語,害怕這位新生說不出答案,卡比絲又不知會做什麼。

依菲緊皺眉,擔心地看著苦苦思索的酷拉比卡。

 

一旁的卡比絲再次露出笑容,挑釁地說:「怎麼了?不懂嗎?不懂可別勉強喔。」

 

「如果按常理推斷,那屍體應該是阿里帕卡西國第十四世國王──斯渡國王的。」

 

「呵。答對了,既然是金字塔的主人,那麼他的屍體就該方置在裡面。但是這麼一道簡單的問題,需要思考這麼久嗎?你果然還只是個小孩而已。」卡比絲諷笑著。

 

「不是的,卡比絲老師。」酷拉比卡抬頭看著一臉不解的卡比絲,更正她的論點:「就算是金字塔的主人,也不代表他的屍體就方置在裡面。據我所知,加拉拉亞保斯金字塔裡,現在是一具屍體都沒有。在19XX年的那次發現中,墓穴裡找不到任何人的屍體。再者,有人曾經在文獻中查出,斯渡國王在金字塔建成不久,便失蹤了。臣民為了紀念他,便把大量的寶藏藏入金字塔內。」

 

忽地,連珠爆發的掌聲響徹整間課室。

 

「酷拉比卡同學厲害啊!」

 

「哈!卡比絲老師,妳都不看書的,連時事常識都不會就別來教書!」

 

「切……現在還在上課,吵什麼吵!趕快坐好!」卡比絲大聲地喝止學生的行為,回到黑板前,準備繼續都書。

轉身前,還不忘瞪了瞪窗旁的少年。


吶!酷拉比卡同學,你真的很厲害啊!你今天才不是第一天到校上課,為什麼懂得回答卡比絲老師的問題?

「酷拉比卡同學,你的名字很長喔,不如我叫你酷拉同學吧?

自西史堂下課後的午飯時間,少年的旁就聚集了許多同學,他們都一一向少年答問著形形式式的問題,有些問題更弄得少年只好以微笑回答。

 
  一旁的依菲無奈地嘆氣,不過心裡也不得不佩服少年。


  
相反,有幾位男生剛聚在課室的一角,悄悄並竊竊私言地對著少年左指右指,眼神還是多麼的不屑。
  依菲不掛表情、無聲地督望他們,接著不加理會,走向人群。


  「嗨,酷拉同學。」酷拉比卡抬頭,眼神與依菲交接著,依菲說,「可以跟我出外一談嗎?」

  酷拉比卡隨之站起來,跟依菲出外了。


  踏出校舍後約步行幾分鐘,兩人走到一棵大樹的樹蔭下,坐下來。  
  
  少年輕輕地嘆了口氣,向少女道謝:「謝謝妳把我帶出來。」
  依菲瞇起眼睛,微微地笑著。



  「呵,我是來叫你吃午飯的。」從包裹內抽出兩份午餐,把一份挮給少年,「這是你的盒飯,是母親造給我倆的。」

  「是嗎?那回去得跟伯母道謝。」酷拉比卡看著接過來的盒飯,稍微皺了皺眉,淡淡地說。


  注意到酷拉比卡的異樣,依菲握住拳頭,輕輕地敲了敲酷拉比卡的頭。

  酷拉比卡連忙轉頭看著依菲,只見依菲的微笑更深,並且說道:「現在,要吃飯嘍。」


  「明天吧。」



  「嗯?」酷拉比卡不解地哼著。

  「明天,明天下課後,」依菲張口吃著一口飯,咀嚼,說,「我陪你去一趟
窟盧塔的山頂。

  少年頓然呆著地看著繼續吃飯的依菲,看著她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,嘴唇綻放著一抹淡淡的卻美麗的弧線。



涼風從窗外吹進,拂起砂簾,掠過紫水晶的邊旁。小小的紫水晶裡燃亮著宛如屬生命體的淡白微光,微光慚慚燃燒,卻看起來似是落著淚。就在微光正在悲傷時,被照亮的桌子上的光芒,化成一抹有著天使外形的光團,覆蓋的裹著紫水晶,輕輕地,一下一下拭乾正在燃亮的微光的淚。



--我陪你去一趟窟盧塔的山頂。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