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天地與我並生,萬物與我為一。鍾愛道家,崇尚自然。
  • 155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姊姊 - 判姐生日賀文(2/7)

  「嗄!」
  重重地伏在工作桌上,我疲勞得如沒生氣的娃娃一樣,胸口只是緩慢地上下起伏著。

  房間角落懸掛著時鐘,掛鐘的妙針「嘀嗒
嘀嗒」地迴響著,我的眼神一直串步不離地靜觀著時間的流逝。

  --這種久違的感覺,真令人既窩心又悲痛呢!

  腦海中的思索,我想起小時候那美好的光陰,和姊姊一起渡過歲月的光陰。

  曾經,我們也有一起躺在塔塔米上,一起數著妙針一下一下的擺動。
  當年平靜的盛夏,啐啐叫嗚的蟬兒,被風拂動作響的風鈴,幸福天真的歲月。


  忽然感到嘴唇的乾旱,我才想起今早幾乎沒時間喝水。
  我慢慢地步向廚房,打開冰箱的門,抽出一瓶牛奶。

  我大口大口地喝著,牛奶的乳味混著冰冷的觸覺,徘徊在舌上,十分的解渴。

  耳邊迴旋著一陣幼嫩的小貓叫聲,我驀地回頭。

   什麼、什麼都沒有......

  我黯然的低下頭,心裡迴盪著一種說不出的苦澀。

  --怎會有貓嗚聲呢。喵喵都已經死了......  

  喵喵是五年前,我和姊姊在地上遇到的一隻白色流浪貓,當時我們還因喵喵可愛的表情而高呼起來哩!

  還記得我們多麼興奮地為喵喵起名、帶牠回家,結果還跟爸媽吵架吵得快哭,最後千辛萬苦才令爸媽答應把喵喵收養。

  是否太小孩氣呢?都二十歲了,還哭哭啼啼哭得不像話。

  我喝完最後一口牛奶,握著瓶身,一言不發的督著。

  腦海著一直浮現我們如何唱著歌,帶喵喵去注射疫苗、去散步。

  記得我們每次散步,都會到一家小食店買牛奶喝,而且每次都是姊姊付錢還當上跑腿。

  每次我盡是抱住喵喵,看著姊姊滿額汗水的拿著三瓶牛奶和一個借來的盆子回來,然後嘴角揚著一抹微笑。

  當時舌頭迴盪著的牛奶甜味,更是我不能忘記的,不是因為那是與喵喵快樂的時光,而是,與姊姊一起渡過的歡樂時光。


  我一邊想,一邊走出廚房,步入客廳。

  當我回過神,我才發現,原來自己不知不覺下,走到陽台。

  今天的天氣很晴朗,但陽光燦爛得令我幾乎不敢睜大眼睛,仰望藍天與白雲。

  我記得小時的姊姊和我,都很盼望晴天。因為要是陰天或雨天,爸媽都不允許我們出外。我們喜歡出房外玩樂,玩躲貓貓,或者在泥上澆點水,然後在上寫字。
  雖然每次都會玩得滿身泥濘,遭媽媽的責罵。

  姊姊是我最親近、最喜歡的人,就連爸媽也比不上。

  雖然這樣說,可能會被人說不孝,但這始終也是我內心的想法。

  因為我跟姊姊相處的時間,遠遠比跟爸媽一起的多。
  就連照顧我的、跟我玩的,都是姊姊。

  小時的我,常常都在哭泣,哭泣為何見爸媽的時間都如此的小。

 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,我漸漸地長大,我明白爸媽是為了養活家庭,而早晚上班賺錢糊口。

  因此我都十分喜歡爸媽,雖然還是對姊姊的喜歡居多。

  記得有一天的午昏,我忽然發高燒,爸媽還在上班,是姊姊冒著滂沱大雨卻攔截不到車子,然後辛苦的把我背到過幾個街口的診所。

  那次,姊姊雖沒被雨淋至發燒,卻都染上感冒,好一星期都在吃藥;而我卻在她的悉心看顧下,在翌日就退燒了。

  要不是姊姊,我真的不知道現在會否還健康地站在這裡看風景。

  
  在幾年前,爸爸去世了。
  那時我和媽媽痛哭了整天,我知道姊姊心裡也
傷心透了,卻也忍住不哭,緊緊地抱住哭得厲害的媽媽和我,溫柔地輕拍我們的背脊,安慰我們。
 
  我一直都不明白,姊姊為什麼能夠如此的堅強。她的堅強是我永遠也學不懂。

  幾天前,與姊姊通過電話,從她沙啞、滿是鼻音的嗓音得知,原來她生病了。

  因為我這幾年都忙著出國工幹,家裡只剩下姊姊和媽媽,姊姊又要忙著工作中的事,又要在醫院和家裡來來回回,照顧臥病在床的媽媽,辛苦極了。

  最近她又接了幾個廣告設計的工作,晚晚趕工,最後身體挺不了而弄到現在生病,卻仍然忙於照顧媽媽和工作。

  若果我能夠回國工幹,那有多好呢!可以減輕姊姊的工作,讓我照顧媽媽,她可以安心養病。

  姊姊始終也只是那小小的身軀,也會有挺不了的一天。我真的很擔心。


  在高高雲端旁,擦過一架飛機。

  想起姊姊那小小的身影:在忙碌照顧媽媽的她、抱著喵喵痛哭的她、以及--

--那掛著微笑,要不讓我擔心的她......

  我揚起一抹苦澀的微笑,仰望天際,劃過臉頰的淚,苦澀的淚。

  --姊姊,我很想念你呢......


== 完 ==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