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天地與我並生,萬物與我為一。鍾愛道家,崇尚自然。
  • 155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【隨筆2】仙人掌

  今早,我如常地推開那米白的門閥,走到房間的窗前,平淡地看著窗台上幾棵小巧別緻的小仙人球,以及旁邊裁種得肥大的仙人掌。我緊握手上白色的灌水瓶,輕輕地向手柄施壓,瓶內的清水嘩啦嘩啦地灑在仙人球上。當我灌溉完畢後,我把灌水瓶內剩餘的水倒去,然後放好,便走出房間,輕輕地蓋上那米白的門閥。

  在門閥要完全蓋好前,我習慣地往那潔白的床舖瞟去,淡白的枕頭、被子,都齊整的安放在床舖上──這是他的習慣,每早起床後,都要把自己喜愛的淡色系床單、枕頭和被子整頓好,才能安心地離開。

 
  想到他這點執著,我就不禁會心微笑,然後,關上門閥。
 
  當我走回客廳後,門鈴便響起,我打開門閥一看,原來是住鄰戶的姨。姨是家裡的常客,她是個家庭主婦,因為她的孩子早已投入社會工作,家裡的老伴也有份工作,所以每天空閒的她,都會慣例地來家做客,與我聊天。
 
  今天她同樣來做客,只是手上多了幾本兒童圖書,其中最惹我感興趣的,就是那本名為《仙人掌》的書。
 
  「這是買給螢螢的兒童圖書?」我拿起那本書,好奇地問。螢螢姨女兒的千金。
 
  「對啊,上次她對樓下花店櫥窗的仙人掌頗有興趣的,所以就買這本書送她。」姨臉上滿是幸福,嘴巴更笑得合不起來。
 
  我頓時想起什麼似的,便問道:「怎麼螢螢今天不來?」
 
  姨一臉疑惑地看著我,回答說:「今天她要上學啊。」
 
  「是嗎?真奇怪呢,今天不是星期天嗎?」我喃語,然後翻開那本《仙人掌》,目不轉睛地閱覽。我淡淡地微笑,說:「仙人掌嗎?那真是一種好植物。」
 
  「對啊,它生於炎熱乾旱的沙漠,身上長滿針刺,真是一種堅強耐旱的植物呢!最好的,是它不用經常澆水,能省下一些功夫呢!」姨在一旁連珠爆發的自說其話。
 
  「堅強耐旱的植物嗎……」嘴角又不自覺地勾起微笑,我輕聲地喃語,「那只是表面,其實仙人掌一點也不堅強,它貌似堅強的長滿針刺來防禦外界的傷害,其實只是為了保護內裡的軟弱;再者它的針刺歸根也只是葉子,只要外界的破壞力變大,那些針刺便會損壞,脆弱的身驅也會被破壞得體無完膚……」
 
  在旁聽著我說話的姨,臉上滿是疑惑及不解的神色。
 
我並沒理會她的異樣,仍舊勾著笑容, 臉還帶幾分陶醉的說自己還沒說完的話:「仙人掌是他最喜歡的植物 呢,房間裡的那幾棵仙人掌都是他買回來的,其中有一棵還曾開過花。仙人掌是很難種出花來的,但他竟然成功地種出了,可見他多麼喜歡仙人掌……


其實我很久之前就在想,為什麼他這麼喜歡仙人掌,我也很喜歡喔,但他比我更喜歡多了。有一次,他還為了照顧朋友那棵瀕死的仙人掌而首次上學遲到了,結果被老師罵了一頓,很傻吧?那晚我還因不解他的舉動,而疑惑了很久。


後來,我終於明白他為什麼如此愛仙人掌,大概是因為仙人掌很像他。真的很像啊,他喜歡把不安、壓力和自己的軟弱收進內心,完全不與人談心,還為自己換上面具,常以微笑示人。這樣的他很討厭,我真的很討厭他,可是,他是我唯一最親的家人,所以我怎樣也不能恨下心腸去討厭他。


其實我很喜歡他啦,就連他喜歡的東西,我也會喜歡,因此,我每天都會替他照顧仙人掌。可是……自從仙人掌上的花枯死後,我怎樣努力也再種不出花來,我連哪個步驟出錯了也不知道,可恨的是他不來幫我,跟我一起種他的仙人掌,整天不在家,又不知到哪去了。」
 
說著說著,鼻子變得酸酸的,還流出鼻涕,我連忙用衛生紙擦拭鼻子,然後不好意思地對姨說:「我果然是傷風了,昨晚又是這樣,坐近窗台看仙人掌,結果鼻涕流出來。」
 
「你不要緊吧?」姨關心地問道。
 
「我不要緊。對了姨,剛才我跟你說的話,千萬別告訴我哥……他會不高興的。」我雙手合十地拜託姨。
 
「呃……喔,知道了……」姨一臉無奈地笑道。
 
「啊!我在熬湯呢!差點忘記了,我先回隔壁,等等再回來。」姨慌忙地跑向門口,打開門閥。
 
我無奈地站住,在微笑。
 
  「對了,」姨回頭叫我,我便專心地聽說,「你別想太多,還有……快把淚水拭去吧。」說罷,姨便跑回隔壁。
 
  我不解地伸手摸摸臉頰,臉頰上的濕潤弄濕了我的手指,我不禁大吃一驚,連忙用衛生紙拭乾,卻怎樣也拭不完,淚水還在不斷地流。
 
  我害怕的想找姨,當我走到門口時,看見姨正跟另一個鄰居在聊天,原來她們在提起我。
 
  「她的舅父母不在家嗎?」
  「都上班去了,所以我才去看她。」
  「她沒事吧?」
  「怎會沒事,還很令人擔心,明明今天是星期一,可是她 剛才還說今天是星期天。」
  「精神病真的很可怕呢……為什麼好好的一個女生會患精神病?」
  「唉,不就是因為她的哥哥嘛!他們的感情很好,是對相依為命的苦兄妹。」
  「那她哥哥呢?」
 
  我把門關上並鎖好,臉上的淚水比剛才還湧得厲害,可是我並沒有理會,只是裸著腳地往房間走去。
 
  我推開那扇米白色的門閥,走到窗前,模糊的視覺中,看見窗台上幾棵別緻的仙人掌,以及一棵肥大的仙人掌。我凝視那棵肥大的仙人掌,就是這棵,這棵仙人掌是哥哥曾種出花的。我伸手觸碰它,可是它身上針刺把我的手指刺出血來了。
 
  我一言不發地凝視著手指上 的一點殷紅,過了好幾分鐘,我才回過神來。
 
  我打開那白色的窗框,外面的涼風迎面拂來,我閉上眼睛,感受著那股涼風。
 
  「哥哥,我好想你,我們快點可以見面吧。」說罷,我的嘴角緩媛地勾起一抹弧度。
 
   風兒輕輕拂動我的頭髮和衣衫,而我,安靜地被秋天的涼風包圍著。

 
  「那她哥哥呢?」
  「去年二月,他跳樓自殺了。」
 
 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