虛靜.自然

關於部落格
天地與我並生,萬物與我為一。鍾愛道家,崇尚自然。
  • 154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隨筆4】紙飛機

  記憶中的那個舉止懶散的少年,總是背著陽光,坐在別家人的屋頂上,一次又一次的放著一個又一個雪白的紙飛機。那些雪般反射著陽光,雪般隨風飄落的紙飛機,感覺很耀眼,很輕盈......

  然而現在,少年和紙飛機都消失無蹤了。

  
  第一次遇見那少年時,我正在家裡的小院子掃地,那少年則仍舊坐在我鄰家的屋頂上。

  他一直放著紙飛機,一架又一架的紙飛機降落在地上,不斷增加我的工作,最終我忍不住露牙張爪。

  「喂,你這混帳的小子!你再掉這鬼來的紙飛機來加重我的工作,可別怪我的掃把沒眼!」

  他低頭俯視著我,皺眉抿嘴,露出不屑的神色。

  「你臭小子,別用居高臨下的眼神瞥著我,我抓你的眼球下來!」我額冒十字地喊道。該死的,我最討厭別人看不起我!

  「哼,」少年兩眉朝下,瞇起眼睛,「原來臭大叔都會有女人更年期。」

  「你!」見到我因憤怒而扭曲的表情,他揚起一抹欠打的笑容,然後從屋頂上下來,離開了。


  本以為他不會再來,怎料自那天起,他就每天都爬上鄰家的屋簷上,繼續放紙飛機,每次都要我看得咬牙切齒,氣得怒髮衝冠;而他,則每次都一臉遇見好事的,笑得十分燦爛,燦爛得十分明媚,有時連我也不禁看得楞住了。

  他給我的感覺,不只是一個長不大的、愛搗蛋的少年,其實,他笑起來,就像個天使一樣。當然,我絕不會表露出後者的想法。

  只是有時看著他,我會錯覺似的,腦海中浮現出他了無生氣、眼神呆滯的脆弱的一面,跟他一貫活潑開朗的表情正好相反。


  有一次,我在收拾他放的紙飛機時,無意中發現了飛機裡頭像是寫了什麼。我便好奇地打開看,結果--爸爸快回來吧--上面是這樣寫的。

  我頓時腦袋一片空白,即使手邊的掃帚乏力地倒下,我亦一言不發、呆若木雞瞪著白紙。

  後來我把自己看見的東西告訴少年,他平靜地聽我說完一切,臉上亦無半點怒意。只是,我在他的眼睛中,讀出了悲傷。

  他把自己的故事,半點不漏地全告訴我了。

  原來他父親自他小時候便失蹤了,聽說是外出工幹,但之後再也沒有回來過;他的母親一直獨力工作撫養他,但也在兩年前病逝了。

  雖然他的舅父收養,但寄人籬下的他,卻因被看不起、被厭棄,而經常被舅母及表兄欺負。

  「爸爸離開那天,他說會再回來跟我玩的。還有,是他教我摺紙飛機的,他說只要把願望寫在機身內,再用力地把它拋出去--」他用力地揮動肩彎,紙飛機咻的飛出去了,然後順著風飛到很遠很遠,「願望便會實現。」

  他低頭沖我露出平淡的微笑,然後再次抬頭,視線飄到遠方的山巒。

  我看著少年孤獨而單薄的背影,不知為何,總覺得很悲傷,以及有種令人想要保護的感覺......


  畢竟他,只是個還沒長大的小孩子。


  現在的我,已不再住在鄉下的家裡,因為我到城市工作了。但當我每次回到故鄉,也總會想起那少年。

  雖然,他已不在了。

  幾年前,有人看見他伏在某家人院子的地上睡著了,他身旁則有一攤子血和被血染紅的數隻紙飛機。

  有人說,他是不小心失足墮樓而死;亦有人說,他是受不了被欺負而跳樓自殺。我則覺得,他只是想抓著那些在半空中飛翔的紙飛機,去找他的父親而已。

  現在我終於明白:少年的搗蛋.只昆孤獨和悲傷的掩飾;飛舞的紙飛機,只是少年對失蹤父親的思念。

  抬頭,我看見屋簷上坐著一位少年,以及漫天飛舞的白色紙飛機......

  只見他嘴唇開合,然後露出純真燦爛的笑容。

  我低頭揚起微笑。再見了,天使般的少年。


  謝謝你,哥哥。



==========
後記:
-----

  其實這篇文是我很久很久之前,寫的一篇用來交國文暑期功課(上次暑假)的隨筆。

  只是幾個星期前,我在找溫習的Notes時,無意翻出來的。(XD)

  看完後,我竟然自己溶化了......(= =|||)其實我是喜歡結尾的那種淡淡的感覺而已~~所以就決定考完會考後,就放上天空Blog(結果我忘記了,到剛剛看到原稿時,才記得......)。

  不過這裡的情節跟我那時交功課的〝
原稿〞的,有點出入,就是加了一點點東西。

  原本
原稿〞那,只是用〝因此我衝動地跟他吵了起來〞,就帶過了開初〝我〞和少年的第一位交談(還算交談嗎?),不過我覺得有點平淡,所以就加了那對話。

  只是......(摔〝原稿〞)我覺得
〝我〞和少年的對話像極Hero和眉毛的吵架場面啦吼!!!(抱頭)搞到這隨筆有點像米英文(= =|||)。

  最令我呆掉的,是我把〝我〞寫傲嬌寫受寫得眉毛化了!明明原文中,少年才是受,〝我〞才是攻的說。(=3=)好吧,其實這只是我當初寫時的想法,在交給國文老師的〝原稿〞上,我沒有寫或暗示〝我〞的性別,所以也可以把〝我〞當作女生。只是現在打在Blog裡,就不用顧忌太多。(茶)

  不過其實少年只有搗蛋、喜歡捉弄〝我〞和燦爛(or 好看)的笑容,跟阿爾有點像而已(而且總司主人也有這三種性格,很多很多角色也有的說。)。其他的,都跟阿爾有點出入。(雖然我喜歡看到憂郁的阿爾XD)特別是少年那平淡而傷感的笑容,其實我是想起總司主人的。就算少年是阿爾,按年齡來說,也只可以是子米。

  其實原文裡,少年的取材,是有點點取自憂郁的總悟(並非主人,也非阿爾。)。文章的靈感是來自很久之前看的一個沖神MAD,MAD用的歌的名字是有〝紙飛機〞三個字,所以文章也是由這三個字而聯想出來的。不過少年的性格,其實也只有〝喜歡
搗蛋〞和〝捉弄別人〞是來自總悟,其他也是自創(不過總悟笑起來,也可以很好看啦)。

  換句話說(我說這麼多話,其實是廢的= =),少年的性格是半自創半同人,〝我〞也是(如果相對總悟的話,接我的私心,〝我〞就是小神樂,雖然原文中的〝我〞還是男的=口=)。

  不過這文又被我半米英掉了......(掩臉)

  所以米英是罪過,是毒藥!!!(其實真幸、土沖等等我愛死的CP,對我來說,也是毒藥......

  (補充:文尾的〝謝謝你,哥哥〞,其實沒什麼意思。不是指〝我〞是少年的哥哥,只是少年比〝我〞小,禮貌上叫〝我〞作〝哥哥〞而已。)

-----
後記.完
==========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