虛靜.自然

關於部落格
天地與我並生,萬物與我為一。鍾愛道家,崇尚自然。
  • 154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推理之絆】Temperature of Your Lips (卡艾)

 
  「吶,艾斯。」
 
  應聲回頭的瞬間,風鈴般清脆又飄忽不定的呵笑聲,轉化成濕潤而溫熱,細細地落在我的鼻樑。
 
  卡諾恩放大了好幾倍的臉,在我的視線中,只剩下半張,以及清楚可見的揚起了的嘴角。
 
  濕熱的舌頭俏皮地順著鼻樑、鼻尖的形狀,滑落至我的上唇。
 
  我稍稍向後傾,欲躲過他的惡作劇;他似乎明白我的用意,然後笑著傾前,他的唇瓣半追半擦著我的。
 
  他以舌尖頂撞著我的唇,像是品嘗美食般來回舔舐唇的兩邊,甚至滑進嘴唇內側。
 
  他溫暖的氣息吐進我的唇後,漸漸耗盡的氧氣令我緊張起來。力量慢慢自我的左手抽走,手上的琴譜乏力地滑落。
 
  卡諾恩微涼的右手反射性地伸過來,力度適中地握著我的手,以及準備散落的樂譜。
 
  他的身體順勢湊近,在他伸出左手牢扣著我的頭顱時,舌頭則完全侵入我的口腔。濕漉漉的物體搔過上顎、齒背、唇肉,最後伏在舌瓣上,兩人積聚的唾液緩緩地被我倆吞下。
 
  我半瞌著眼,凝視他茶棕色的額髮。這傢伙……究竟想做什麼……?我疑惑地想著,但攀升的室溫和窒息感混亂了我的思緒。
 
  當我想著「會否缺氧暈過去」的問題時,卡諾恩劣質地重重咬住我的舌尖,麻痛的感覺令我不自覺地吟叫了一聲。我皺著眉,腥味充斥口腔,面對我的不悅,卡諾恩卻一臉局外人的退出我的嘴巴。
 
  向日葵般燦爛地笑容,恰到好處地展現在他好看的臉上。
 
  「你想做什麼?」我冷淡地問道,「為什麼親我和咬我」這問題在我看到他惡作劇的微笑時,被我嚥進肚子了。
 
  他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,然後用回平時的笑容:「艾斯知道自己臉紅的樣子很誘人嗎?泛紅染在雪白臉上,再加上這雙恬靜的冷藍眸子,恰如融雪後的初春景致般令人讚嘆。」
 
  「艾斯,怎麼你這輩子要轉生為人,而不是貓兒呢?」我不想付予理會地轉過身,卻被他一把拉回去。
 
  「吶,」他把我的右手放在唇下,輕柔地嗓音令我心頭一緊,「永遠當只屬於我的貓咪,好嗎?」
 
  我望著他琥珀色的眼眸,堅定而認真的目光,遲點讓我不能自制地頷首。
 
  「你除了貓以外,腦袋就裝不下其他嗎?」我舉起手上的樂譜,「我要練琴。」
 
  「哎呀,」聞言,他鬆開我的手,聳一聳肩,笑語:「當然還有殺人啦。」
 
  他瞧已走在三角鋼琴前的我,喚了一句我的名字,然後笑而不語地離開。
 
 
  只有你,是我心內唯一裝著的。難道你真的聽不明白我在告白嗎?
 
 
  這是門扉完全關上之前,他說的最後一句話。
 
 
 
  我楞望著剛才野貓們聚在一起吃小魚干的地方,海岸的冷風吹拂我的髮。銀白髮絲的餘光,不時在我眼前掠過。
 
  距隔卡諾恩的死,已步入第三年。我已二十歲了,最近身體裡總不能平靜地在騷動。
 
  我一直都懷著希望,或者自己能躲過咒咀之子殺弒的命運。我沒想過去死,現在內心卻等著有人帶走自己。
 
  或者,我就能見到你了。
 
  思念你的力度,想念你的體溫、向日葵般真摯而耀眼的笑容、滿滿愛意的認真眼神,以及你唇的溫度,。
 
  我想回應你的告白:我不介意永遠當你的貓,同時亦希望你是我的主人,就像你對那些貓咪一樣,抱著我。
 
 
 
 
 
 
  Sorry, my dear brother. I love you.



END>>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