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天地與我並生,萬物與我為一。鍾愛道家,崇尚自然。
  • 157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記憶中的球拍 網王﹀RS

>>  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早上,在日本東部的某個地方,充滿了青春氣息的青春學園,初中部一年級一組的課室,充滿熱鬧的人聲。   「刷」的一聲,課室的門被拉開,熱鬧的人聲也漸漸地靜下來了,只見同學們站起來,尊敬地向老師敬禮說:「日山老師早!」老師把手上的課本放在她用的桌子上,說:「早,請坐吧!」隨着老師的喊聲,同學們也坐下來了。   在某行的第四個坐位上,有一個外表文靜、害羞的粉紅色人影坐着,她,就是龍崎教練的孫女--------龍崎櫻乃。 (正文開始…)   「各位同學,今週週末的功課是一個小訪問,訪問主題是『一件令你深刻印象的物件』,總而言之,是一件令大家深刻印象、對你很重要的東西。至於訪問的對象一定要是本校的一年級生,這功課下星期一交,清楚了嗎?」   「清楚!」老師聽到這個答案,便滿意地開始上課。 (課堂結束後的午飯時間…)   「櫻乃,一起去買吃的吧!」朋香說。接着,二人便跑出課室去了。   走着走着,她們偶見一個墨綠色的背影,當然,那個背影也看見她們,三人中,朋香第一個說話:「龍馬少爺,你買吃的嗎?」   「呀!」龍馬以最快捷的答案回答朋香的問題,他問:「妳們也是吧!」   「是..是的…」櫻乃見到龍馬時,臉紅紅的,頭也是看着地的。   朋香見狀,便對櫻乃說:「櫻乃,妳先到小賣部,然後回課室去吧!我有事要問龍馬少爺。」   雖然櫻乃想知道是什麼事,但是以她的性格,會開口問嗎?她只好跟朋香的說話去做吧! (一年一組課室裏…)   櫻乃拿起餐具,在她的食物上搞了幾回,便把餐具放下,心裡想着:『究竟小朋要問龍馬什麼問題呢?呀~龍崎櫻乃,不要再想吧! 妳不喜歡越前龍馬,妳不喜歡他,不喜歡他!唉~算了吧!這是不可能的,因為妳已深深地愛上他了!不要再吧! 』   「櫻乃!」   櫻乃隨着喊聲往後看,說:「小朋!」   朋香走到她面前,道:「妳還沒找到要訪問的人吧!妳現在吃完午飯了嗎?」「我吃不下。」   「吃不下?!算了吧!妳現在到一年二組的課室門外吧!龍馬少爺在等妳呢!」   櫻乃聽後,十分驚訝,正想站起問過究竟時,一把沒有耐性的聲音喊:「龍‧崎‧櫻‧乃!妳想我等到什麼時間?!」   櫻乃往門外一看,是龍…龍馬?!   在旁的朋香在後推了櫻乃一把,小聲地道:「快問龍馬少爺,可否接受妳的訪問!」   櫻乃回頭:「吓?」但被朋香推了推,說:「快吧!你不去,我便去!」   櫻乃走到龍馬面前,抬頭一看,自己的眼神跟他的眼神對上,便立刻別個頭,龍馬不知她為什麼有這反應,只好說:「有事吧!天台…..」   說罷,便走了。櫻乃也只好跟在他身後,到天台去。   「有事快說。」龍馬走到鐵絲網前。   「我….我…你……可以…接接受…我的…訪…訪問嗎?」櫻乃不知該怎麼問才好,只好吞吞吐吐地問。   龍馬待了兩秒後,便問:「妳…..說什麼?」   「呀?啊…我是問你…可以…..接接..啊..嗄..我是問你可以接受我的訪問嗎?」   「訪問?啊……隨便。」   「那…那太好了!龍馬,你小時侯第一件玩具是什麼?」櫻乃道。 (一陣冷風吹過…)   「吓?」龍馬的嘴角微微向上,邪笑了,他說:「妳認為我會玩什麼玩具?」   櫻乃呆呆地看着他,龍馬說:「網球。」   「吓?網球?」櫻乃真不敢相信她的耳朵,龍馬說:「不可以嗎?」   「不…不是!只是…呃…我可以看看嗎?因為我要照片…」   「後天。」龍馬說   「吓?哦!」   接着,龍馬經過櫻乃身旁,道:「吃午飯吧!」說罷,便往樓梯門口走去。     櫻乃也隨龍馬到一樓的課室回去。 (午休,一年一組課室門外)   「那太好了!龍馬少爺真的答應接受妳的訪問嗎?」朋香興奮地問櫻乃。   「唔!是真的。」櫻乃微笑地回答,她想:『想不到龍馬也答應我的請求,真是太好了!』想着想着,也不禁傻笑的笑了笑。   「咦?」朋香想起了什麼似的,在旁的櫻乃問:「怎麼了,小朋?」   朋香反問:「下一節課是英文課嗎?」   「嗯!」   「我…..有帶英語字典嗎?唔…好像有…太好了!」朋香邊想邊說。   櫻乃問:「要帶英語字典嗎?」   「吓?妳沒有帶嗎?」朋香回答,「淺從老師說,如果我們忘了帶的話,要抄整本字典一篇。」   「甚麼?抄整本字典一篇?」櫻乃說:「呀~完了、完了!我…...我…...怎麼辦?!」   朋香說:「問別班的人借吧!」   「唔~可是他們也要用吧!」櫻乃喪氣的嘆氣:「唉~」   「喂,要英語字典吧。」   櫻乃心想:『這…..這把聲音是——龍馬?!』她往後一看:「龍…龍馬!」   「妳是要英語字典吧!拿去。」說罷,龍馬把手上的字典給了櫻乃。 櫻乃接過字典後,便問剛想離開的龍馬:「龍馬,你……不需要嗎?」   龍馬邊走邊說:「妳用吧!我不需要。」   櫻乃看着龍馬的背影慢慢步進課室,便說:「想不到龍馬也會幫我。」   朋香驚訝地道:「吓?想不到??他一向對妳也廷好的啊!妳想一想,他不但教妳網球,而且在妳沒有零錢時,請妳喝Ponta (Fanta)。還有,還有他對妳說話時的語氣是比其他人溫柔的。」   櫻乃說:「這只是因為我是女的,他是男的,所以才這樣,不是嗎?」   「當然不是啦!又不見他對我和其他女孩這樣?!」朋香激動地道。   櫻乃疑惑地問:「是嗎?」   「上課鐘聲響起了,咱們回課室吧,櫻乃!」   「唔!好的!」櫻乃想:「龍馬真的對我說話時的語氣是比其他人溫柔嗎?算了吧,別再想了!」 (星期天,龍馬家門外)   櫻乃伸手想按門鐘,可是當快要按下去時,卻 疑着應否按下去,她想:【我應該進去嗎?可是我是第一次來男同學家,而且…還是龍馬的...…可是這是小朋很難才幫我找回來的機會,我怎可以白白枉費了小朋的苦心…可是…..】 (龍馬的房間內….)   龍馬一手拿着葡萄味芬達,一手翻着放在桌上的書;他順手把書合上,往窗外看。 他看見一個熟悉的背影站在自己家的門前,便對她說:「按門鐘吧!」   櫻乃往上一看,啊!龍…..龍馬!   她鼓起勇氣,往門鐘按下去,而開門的人是龍馬的媽媽──倫子。   倫子親切地說:「妳就是龍馬的女同學,對吧!進來吧,龍馬就在房間!」   「謝謝伯母!」說完,便鞠一個90度的鞠躬,就到龍馬的房間去。 (正交中的正文……)   龍馬拿出一個破舊的球拍出來,便說:「這是我第一個球拍。」   櫻乃看了看,便問:「一般的網球套裝不是有兩個球拍的嗎?為什麼只有一個?」   龍馬說:「送給一個女孩了,當時我只有五歲……」 【回憶……】   「嗄…嗄呼…我…我要再來…嗄嗄…」龍馬用凶狠的眼神瞪着南次郎,邊喘氣地說。   南次郎驕傲地說:「你回過氣才說話吧,小鬼!可是你有聽過越前南次郎會輸給一個不知名的無名小子嗎?你是不能嬴我的,因為你還未夠水準呀!」   龍馬挺起身,南次郎心感奇怪,便問:「喂!小鬼,你幹什麼?!」   龍馬沒有回應他,只是轉身走向網球袋,拿起後便走。   南次郎問:「小鬼,你去哪?!」   「找對手。」 (公園…)   「臭老頭子!」龍馬踢開一顆小石頭。   忽然,一把很嘈耳的聲音喊:「走開,臭女孩!否則,連妳也打!」   龍馬便走去看個究竟,他看見一個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女孩子抱着一個比她年紀小的小男孩,像是在保護他似的;而旁邊便站着兩個小混混,他們手上握住球拍。   正當那個小混混揮動球拍想打下去時,龍馬便喊:「住手!你們打網球多少年,網球不是用來傷人的!」   所有人也看着龍馬,那個小混混十分不悅地說:「與你無關,小子!」   那個小混混再揮動球拍想打那女孩子,龍馬右手握住球拍,左手握住網球拍幾下,跳起打下去,對!龍馬所發的就是外旋發球!   網球直接打中那小混混的臉,整個人也被撞起。   「吓?呀--救命啊!」   「哼!縮頭烏龜,你還未夠水準呀!」龍馬走到那女孩子和小男孩的面前問:「妳們有沒有事?」   女孩說:「沒有事^^麻煩你了!」   小男孩說:「謝謝哥哥和姐姐,我走了。」   「再見。」龍馬和女孩一起道:「啊?哈哈……一起說同一句話……呵呵^^」      「妳的。」龍馬兩手也拿着葡萄味芬達,他把右手的給女孩。   女孩接過芬達後,便說:「謝謝!唔…葡萄味芬達?你也愛喝嗎?我也是啊!^^」      龍馬說:「是嗎?」   「唔^^」女孩說,「對了!你會打網球的嗎?」   「呀。」龍馬說。   女孩說:「我不會的。我家人也會打網球,只有我不會。」   「我教妳。」   女孩說:「真的嗎?」   「真的。」   「那真的謝謝你啊!」說完後,女孩站起來,鞠了一個90度的鞠躬。 (一會兒…)   「嗄…嗄…我…我真的不肯了…嗄…嗚嗚…」女孩跪在地上哭。   龍馬立刻上前:「別哭…不要哭……停啊!」   「啊…」女孩看着龍馬。   龍馬說:「可以慢慢來。」   女孩說:「我本來就是一個網球笨蛋,現在已經很晚了,算吧,我一定學不會。」   「不要緊,我明天再教妳。」   「可…可是我明天要回日本,今次到美國是來探親的,我明天要走了!」   「相信我,我們一定可以再見面的。」龍馬說。   女孩說:「是真的嗎?」   龍馬拿起在女孩身旁的球拍和網球,說:「拿住。這球拍和網球送給妳,要學好網球,別放棄。」   「謝謝你,我要走了,再見!」女孩臉紅地吻了龍馬的臉頰,便跑走了,只剩下在臉紅的龍馬…… 【回憶完……】 櫻乃聽後很失落,她問龍馬:「龍馬,你喜歡那女孩子嗎?」   龍馬淡笑,道:「是,我喜歡她。」   櫻乃聽後很傷心,她說:「我…我走了,再…見……」接着,便跑出龍馬的房間。   「咦?這錄音機不是龍崎的嗎?」龍馬跑出房外,喊:「龍崎,妳的錄音機!」   可是,櫻乃已經走了。   「算吧!拿給她。」說完,龍馬便到櫻乃的家去。 (龍崎家…) 「奶奶,我回來了。」櫻乃說。   「啊~妳回來便好了,妳把我藍色的外套放在哪兒了?」   「好像在我房的衣櫃,奶奶,妳要外出嗎?」   「對!」   「那我幫妳拿下來!」櫻乃到她的房間,不久,便找到了。   「找到了。咦?」櫻乃看見一個很舊的盒子,她打開後,看見有個球拍和網球,她說:「這個球拍不就是龍馬送給那女孩的嗎?為什麼……」   「櫻乃,你找到我的藍色外套沒有?」龍崎教練問,「妳在待在這兒幹什麼?把我的外套給我。」   櫻乃把外套給龍崎教練,然後問:「奶奶,為什麼…這個球拍…..」   「吓?妳忘記了嗎?妳五歲那年,我們到美國探親,妳跟我說是一個年紀跟妳一樣大、救了妳和教妳打網球的男孩子送給妳的,妳當時十分高興,便把這球拍放在盒子裡,還有一個網球。」   甚麼?那…那即是… 「叮噹--」有人按門鐘,櫻乃放下球拍,便開門去。   原來按門鐘的人是龍馬,櫻乃驚訝地說:「龍…龍馬!!!」   龍馬問:「我來還妳錄音機的,還有,我很恐怖嗎?」     「不…不是。」櫻乃說:「啊!龍馬,你吃不吃壽司,我家剛好有^^」   「哦!」龍馬超簡單地回應。   櫻乃便到廚房去準備一下,龍馬則坐在沙發上等待壽司的來臨。   龍崎教練問:「咦?龍馬,為什麼你會在這?」   「龍崎的錄音機。」龍馬一句話便說完要說的事。   「哦~那麼你幫我拿上去櫻乃的房間。」   「為什麼?」   龍崎教練說:「因為我要回校上課,那麼你幫我拿上去囉!」說完,便走了。   龍馬十分不悅地嘀咕:「臭老太婆……」但龍馬還是拿上去了,因為不拿上去的話,可能要喝“乾汁”! (櫻乃的房間…) 龍馬把錄音機放在櫻乃的書桌上,剛想離開時,他看見在地上一個熟悉的球拍,他拿起來,說:「這…不就是當年我送給那女孩的球拍嗎?為什麼…」… (櫻乃房間外…)   櫻乃正行樓梯上房間:「唔…龍馬呢?」… ──「你喜歡那女孩子嗎?」…「我喜歡她。」── ──「這球拍是那個男孩子送給妳的。」── ──「我…喜歡她。」 >> 完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