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天地與我並生,萬物與我為一。鍾愛道家,崇尚自然。
  • 155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球拍の戀<中>

>> (放學後的男子網球部……)   「唔?好像有三個人不在?」大石問。   阿乾扶一扶反光眼鏡,說:「手塚跟龍崎教練在會議室編排正選出賽表;不 二被邀請去幫學弟、學妹進行補習班;越前則是圖書館服務生。大石問這個來幹 麼?」   「英二好像說要開什麼會,要男網正選全去開會,除了越前外,真不知他又 想做什麼?」   「這次開會,99.9%跟越前有關,0.1%跟其他人有關。」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英二東看看、西看看,像找人似的,桃城好奇地問:「學長又在找誰?」 英二小聲地道:「小朋姑娘……她在哪?又說放學來找我商議小不點和小姑 娘的事。怎麼不見人?!唔……」   忽然,英二看見網球場外有個幼小的身影走過。   「喂,小朋姑娘~我在這啊~」英二揮起手來。   果然,那個幼小的身影往英二跑去,氣喘喘地說:「對…對不起…英……二… 學長…因為…我要當值…日…生所…以遲來…了…」   「不要緊嘛 英二可愛(??)地笑道。   桃城賊賊地笑,說:「英二學長…小朋姑娘……叫得真『親切』呢~」 「怎麼了,不可以嗎?只是叫得親切點,有問題嗎?」   「你們…談戀愛嗎?」   「當然不是啦!你跟小不點真合拍,兩人也這樣說……我不是喊小不點和小姑娘嗎?不是喊你Momo嗎?難道我就是Love你們嗎?別想歪哦~否則…嘿嘿…我不知我會做出甚麼可怕的事啊--」   桃城開玩笑地說:「知了,英二學長--」   「哼……」英二瞪著桃城。   「Sor…Sorry…」   「哼……bi~」英二叫起哨子,「開會啦~」   所有正選(手塚、不二&龍馬除外)和朋香便聚在一起「開會」了。   朋香道:「剛剛櫻乃已經跟我說了她與龍馬少爺鬧反的原因了。」   大石問:「越前跟龍崎學妹鬧反了?」 「所以才叫我們來開會。嘶~」 「答對了!Nyo~」 「那……到底越前她們發生什麼事?」河川問。 朋香解說道:「是這樣的……」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十分鐘後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「什麼?原來他們小時候有這麼美的相遇~」桃城雙眼發亮地道。 海堂說:「Baga。」 「你這條毒蛇在說誰是Baga!」 「當然是你!嘶~」 「想打對吧!!!來吧!」 「嘶~誰怕誰,來吧!爛桃子!」 當一條毒蛇大戰一個爛桃子,旁邊的人卻... 大石擔心地問:「要勸他們別打嗎?」 英二一副與我無關的樣子說:「不用理他們,不如想過辦法令小不點&小姑 娘和好吧!」   旁邊一直久未說話的阿乾「科學家」說:「那就逼他們喝下我的新作品── 墨醋。」 說完,乾從身後拿出一杯不明物體,杯中黑過墨汁的液體...不!應 該是半液體半固體的飲品從杯中湧出來,掉在地上,把地染黑(?)了!! 眾人也不禁吞下自己的渭液,十分害怕地退後一步。 河川無奈地說:「這樣好像不太好吧! 不如讓兩人單獨在屋裡談談,不是會較好嗎?」 【不錯的提議!!!】   桃城(剛剛跟海堂大戰完。)說:「既然乾學長說是好提議。那麼,就讓 越前他們倆到乾學長的家吧!」   「唔?我剛才無說話。」   「呀?那麼是大石學長,還是菊丸學長?」   黃金組合一起說:「我們也沒有。」   桃城疑惑地問:「那......剛才是誰在說話?」 【真是一個不錯的提議。】 眾人立刻往桃城背後看。 而朋香是最早對神秘發言人問的一個:「您......您不是龍馬少爺的父親嗎?」   「什麼?」眾人十分驚訝。   桃城說:「這...這大叔竟然是越前的老爸爸!!」   此時的南次郎想:『兒子真是......終於長大了啊!』 (越前家...)   「唉~那個小鬼還未回來,還想有好戲看。」南次郎愈笑愈奸。   「wo-ma--」卡爾賓對著大門喊,原來是龍馬回家了。   看著卡爾賓撲過來,龍馬伸手抱起牠,溫柔地微笑,說:「卡爾賓。」   「喂,青少年!這麼晚啊~」南次郎身子貼著牆,單腳站地。   「哦。」龍馬彎下身把卡爾賓放在地上,然後便脫下鞋子。   「喂~你老媽子跟你的表姐到朋友家去,我有要事要辦! 待會我恩師的孫女要來這哦!自己照顧她囉~」南次郎奸笑。   「哦。」龍馬異常冷靜地說。   『唔?那些小兄弟(男網部正選們)不是說小鬼對老太婆的孫女生氣了嗎?』 南次郎疑惑地說。   「跟學長們串通的,對吧!」   「呀?哦...哪有?怎麼會串通?!」南次郎趕緊為自己辯護,可惜也遮 不了龍馬的聰明:「我勸你們別白費自己的精神,我是不會上騙局的。」 說完,龍馬抱著卡爾賓回自己的房間。 (翌日放學,一年一組的課室外...) 「請問找誰?」一個一年一組的同學問龍馬。 「龍崎。」 「呃。。。她不在哦!不如留下你的姓名,我告訴她。」 「不用了。」龍馬剛轉身走時,看見櫻乃正走過來。 龍馬淡淡地說:「龍崎。」 「呀?龍...龍馬......怎麼在......。這?」 「問妳一些事。」 「哦......你......你等一等。」櫻乃立刻走進課室放下剛剛買的東 西後,便立刻走出課室。   「妳是否把我們的事告訴學長們了。」龍馬問。   櫻乃呆了呆,便疑惑地問:「什麼...事...?」   「球拍。」 「呀?球拍......不...沒...沒有!」櫻乃說。 龍馬警告說:「別以為找學長幫忙,我便會原諒你。」 「我......我沒有告訴學長們,我沒有!」   「我不理會妳是否說了,總之我絕對不會輕易地原諒妳。」龍馬再次警告說。 「為什麼?」櫻乃的眼角慢慢湧出結晶般的淚水,她已為龍馬哭了許多、許 多次。   「因為我討厭妳!」龍馬狠狠地拋下這句話後,便走了。   櫻乃的背緊貼著身後的牆,乏力的慢慢滑下來:「龍馬......」   此時的她是最脆弱的,只希望跟自己的朋友吐吐苦水。   櫻乃四處找尋小朋的背影,可是在青春學院的任何一個地方也找不到她。   最後,她來到男子網球部......她看見小朋......可是小朋跟 旁邊的英二學長和桃城學長在談一些事......一些令櫻乃對這個世界感到 絕望和灰心的事......   「昨天小不點回到家後,便立刻發現了我們的計劃啊~」   「什麼?!!立刻發現了?!這個越前真是......」   「那麼我們該怎樣令龍馬少爺跟櫻乃和好。」 ──『是妳把我們的事告訴學長。』── ──『知道了。我不會告訴別人的,櫻乃。』──   「我明了......我明了......我終於明白了。」櫻乃愈說愈肯定。   「啊?」朋香看見在鐡欄外的櫻乃,「櫻乃......」   「果然......在這個世界上,我是沒有可以信任的人......」   櫻乃的淚水一串串從雙目的眼角慢慢滑過臉頰,現在的她......深深明白 到被最好的朋友出賣的感覺,這是很難受的。   「我...我討厭妳......十分討厭妳......小板田朋香!」櫻乃淚 流滿面地跑出男網部。   「櫻乃!」當朋香想跑去追櫻乃時,一把溫暖的手拉著她,阻止她去追櫻乃: 「讓小姑娘冷靜一下吧!」這個人,就是英二學長。   朋香一直看著櫻乃跑往的方向,緩緩地說:「櫻乃...對不起......」 (櫻乃回家途中...)   『為什麼......為什麼小朋要這樣做......我討厭她......』 櫻乃一邊想,一邊用盡氣力向前跑:『明明說好不告訴人,可是...可是她...』 ──「我不會告訴別人。」──   這句話,一直在櫻乃的腦袋中巡迴......   「我討厭小朋!討厭她!」櫻乃不斷向前跑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「真是感謝你這麼關心哥哥右腳的傷勢,不二。」小杏對身旁的不二說道。 不二微笑說:「不竟和橘也是相識一場嘛!他右腳傷了,關心他是應該的。」 「唉~你人是很好,不用那麼謙虛嘛!又不見桃城來探望哥哥。」 「呵~ 」 「唔?那不是櫻乃嗎?」小杏指著遠處直跑著的櫻乃。 不二也看見她,他說:「哦?是小堇的孫女啊。」 「呀!不二,有......有車啊!!」小杏指著正向櫻乃衝去的貨車。 不二喊:「小心啊!」 「櫻乃~」 櫻乃看著右方向自己駛來的貨車:「呀~」 聲音在天空中劃過一剎那...... 「喀咚」 一滴滴液體滴在地上...... (男網部...)   『唔?怎麼......有種不祥的感覺......』龍馬走著走著,   他看見桃城、英二,還有朋香:「阿桃學長、菊丸學長。」   「啊!越前 / 小不點。」桃城和英二不約而同地喊道。   龍馬走到他們面前說:「你們別想令我原諒龍崎,別打我的主意。」   「越...越前,我們...」   「對!是我們想令你跟櫻乃和好!為什麼不原諒櫻乃......龍馬少爺。」   朋香打斷桃城的話。   龍馬看著朋香,他轉身淡淡地說:「與你無關。」然後,便離開球場...... >> 持續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